首頁 »
2008/02/16

冷吱吱

幾個月前拍的照片,現在貼出來好像上個世紀的景象。
濕冷了一整個月,已經好久沒有看到藍天下的貓尾巴。

美咪瘦了一圈,因為成天躲在被子裡睡覺,要不就守著暖氣,難得可以看到她去吃飯上廁所。偶而兩個哥哥貓來瘋追著她打的時候,我也樂見她可以運動運動。反正看多了美咪邊出拳打哥哥,邊哭著裝可憐,覺得這小女孩心機深的很,不會被欺負到哪裡去。

阿糰同他老母一樣,身型蓬鬆看起來應該不怕冷,但其實底子虛寒,上個月以來不斷流眼淚流鼻涕。還好天冷不會有什麼訪客到家裏來,否則看他一身亂毛黃鬍子,以後大概很難維持哲學家的氣質形象。天氣不知何時能回暖,我好幫他洗洗澡嚕個毛什麼的,怕只怕那還是好幾個月以後的事情。不過他那個亂毛肚皮上的淡淡貓味,讓我在南部過年那幾天想念得很。現在回到台北,我有事沒事就把他撈起來聞一把,搞得他一看到我靠近,就拔毛腿狂奔。

滔小肥這個英國貓真的挺耐寒,精神一直都不錯。只是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怎樣,我老覺得他更肉了。天暖的時候無所謂,現在給他壓住棉被,半夜冷醒卻又手軟拉不動,覺得他像有幾十斤重。我喜歡抱他人坐在腿上晃,可以欣賞到他軟軟的肚腩微波盪漾,好有趣。我又愛看又怕他娘覺得我是後母虐繼子,所以不可以晃太久,這樣才可以玩多次點。

不只是天陰,連生活都跟著灰了好久。好不容易過了白先生那一關,再也不受他影響情緒,又接連撞上幾道牆,常常在上班的路上問自己到底在做什麼。不巧遇上農曆年,老讀者可以想像得出我有多麼享受這假期。於是一回到台北就腫了個扁桃腺,前天去看醫生,他往我喉嚨一瞧,驚呼「哦,腫這麼大」。我心想「算小了好不好,我已經自己解了多少毒你都不知道,茄~」


關鍵字: 讀者 上班 南部

阿母的不得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上早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