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22

怨情/李白

夜叉:
美咪,你站在窗簾後面讓我想起一首詩。
『美人卷珠簾,深坐顰蛾眉。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美咪:
噢,媽媽。
你也覺得夕陽的光線讓我有了古代美女的憂鬱氣質嗎?

 

 

夜叉:
不過我覺得後面那兩句不夠貼切,應該要改成『低頭見耳朵,真像小花豬』才對。

 

 

美咪:

    媽!

 



千篇一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政令宣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