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4/14

鸚鵡熱 Psittacosis

寵物鳥帶菌男子確染鸚鵡熱

 
更新日期:2011/02/23 03:17 黃天如/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黃天如/台北報導】
疾管局發布近三年我國首例鸚鵡熱確定病例!個案為中部四十四歲男性,今年元旦出現頭痛、發燒、發冷、全身酸痛及咳嗽等症狀,由於症狀不具特異性,疾管局接獲通報後經三次採血才確認為鸚鵡熱。所幸以抗生素治療相當有效,患者已康復出院。
疾管局副局長周志浩表示,鸚鵡熱又稱「鳥病」,個案發病前兩個月養了兩隻鸚鵡科的太陽鳥,但才一個月其中一隻就病死,沒多久飼主就生病住院,住院期間另一隻鳥也跟著發病死亡。
由於個案有鳥類接觸史,元月九日因症狀加劇至某醫學中心住院,隨即被通報鸚鵡熱疑似病例。周志浩說,鸚鵡熱是一種較罕見的人畜共通傳染病,國內近十年僅九十七年在桃園縣出現過一例,為示慎重,疾管局經三次採血才確認病例。
周志浩說,鸚鵡熱一開始多以類似感冒的症狀表現,少數有脾腫大、胸痛、心跳過慢等症狀,只要及時就醫投予抗生素,治療效果多能立竿見影。只有極少數病例會因先天免疫底下,併發腦炎、心肌炎等重症死亡。
木柵動物園獸醫李安興強調,鸚鵡熱不只鸚鵡會傳染,多數鳥類如火雞、鴨等家禽,都可能帶有致病菌鸚鵡熱披衣菌,遊樂區常見鴿群,民眾最好不要過度近距離接觸,尤其不要碰觸過鳥類後摸臉或飲食。

鸚鵡熱 Psittacosis
 
鸚鵡熱病原為鸚鵡病披衣菌(Chlamydophila psittaci),是一種絕對細胞內寄生性,革蘭氏陰性細菌,屬於披衣菌科(Chlamydiaceae),包括2 屬9 菌種。披衣菌科有Chlamydophila 及Chlamydia 屬,Chlamydia 屬包括C.trachomatis(人)、C. muridarum(小鼠和田鼠)、C. suis(豬) 共3 菌種,Chlamydophila 屬則包括Cph. psittaci(鳥類)、Cph. abortus(綿羊、山羊和牛)、Cph. felis(貓)、Cph. caviae(天竺鼠)、Cph. pneumoniae(人)以及Cph. pecorum(反芻獸)共6 菌種。Chlamydophila屬具3 種不同形態,稱原生小體(elementary body;EB)、網狀體(reticulate body;RB)和中間體(intermediate body;IB)。普通消毒液如Benzalkonium chloride,70%酒精、碘酊溶液、3%雙氧水和硝酸銀,數分鐘內可破壞其感染力。本病原細菌包括8 種血清型,標記為A~F、M56(麝鼠)和WC(牛)。根據16s rRNA基因序列差異小於0.8%於Cph. psittaci 菌株之間;數種菌株發現有染色體外質體,對噬菌體Chp1 具感受性。目前根據基因轉譯外膜蛋白A(ompA)分析,經常使用於分類禽類Cph. psittaci 菌株之基因型(genotype)為A 至F 和E/B,目前基因型E/B 主要從鴨隻分離出。
 
本病原普遍於鳥類和家畜禽動物,因此對寵物畜主、寵物店員工、家禽飼主(尤其火雞)、屠宰場工人、火雞加工廠人員、摘鴨及鵝羽毛工作人員、鴿子育種員、販賣野鳥和觀賞鳥商店員工、動物園照料員工、實驗室人員和獸醫師,尤其有職業感染之危險,然而任何人接觸感染鳥類和感染動物都有危險性,人病例可以散發性和爆發性兩者發生。鸚鵡科鳥類和家禽場爆發本病可造成相當經濟損失和對暴露之個人造成威脅。多數鸚鵡病病人有曾接觸鳥類,通常為寵物鳥類。Cph. Psittaci 常見於世界各地;事實上美國、瑞典、英國和威爾斯等國,人鸚鵡病增加與進口(包括非法)外來鳥類有相關性。病人藉由親吻鸚鵡或藉由進行瀕臨死亡鳥隻口對口復甦術感染;其他病人曾有短暫接觸,如參觀鳥類公園、汽車運送鴿子、通過感染鳥類停留空間、與鸚鵡共處同一活動場所;然而有些病患(25%)沒有鳥類接觸史。超過465 種鳥類共30 種目鳥類記載為Cph. psittaci 之宿主,包括鸚鵡科(金剛鸚鵡、美冠鸚鵡、長尾鸚鵡、澳洲愛情鳥)、雀類(金絲雀、照鷽、金翅雀、麻雀)、家禽(母雞、鴨、鵝、火雞)、鴿子、雉雞、白鷺、海鷗和海鴨。最高感染率發現於鸚鵡科鳥類和鴿子,鸚鵡科鳥類盛行率介於16-81%和死亡率50%或更高並非不平常。賽鴿血清陽性率介於35.9%-60%,而於1966-2005 年38 項調查研究發現野鴿血清陽性率介於12.5-95.6%。感染通常藉由呼吸道途徑散播,藉由直接接觸或感染性分泌物或塵埃飛沫化;極少數,鳥類也許可藉由咬傷散播感染;如未處理,10%感染鳥類成為慢性無症狀帶原者。從火雞和鸚鵡科鳥類分離株對人毒力最強;於1929-1930年冬天一次泛大流行發生於美國和歐洲,此次歸咎於從阿根廷所進口之綠色亞馬遜河鸚鵡;極少數人病例可追溯至哺乳動物疾病如貓、牛、綿羊和山羊;曾有賽鴿、野鴿和海燕感染人報告;美國與歐洲國家相繼有火雞與人感染報告;而最近鴨感染接觸人員之爆發次數增加亦有報告。人與人或醫院內傳染很少發生,雖然只曾發生於照料本病患者之一些護士。環境衛生消毒非常重要,因為本病原抗乾燥且能於室溫下存活數個月。
 
本病原Cph. psittaci 細菌包括8 種血清型,各血清型宿主如下: A 型為鸚鵡科鳥類和寵鳥及野鴿,引起畜主散發性感染;B型為鴿子(如歐美野鴿等),對養鴿者有潛在危險,但較A型對人病原性低;C型為鴨和鵝;D型為火雞、白鷺和海鷗,對獸醫師和家禽工作人員較具感染危險;E 型為鴨子、火雞、鴿子(如歐美野鴿,但比B 型較不常檢測到)、駝鳥和南美三趾駝鳥,於1930年代早期首先由人肺炎爆發病例中分離,此型宿主範圍差異最大;F 型為鸚鵡科鳥類一株分離株VS225 和火雞;M56 型為麝鼠和野兔;WC型由爆發牛第腸炎病例中分離。
 
潛伏期約5-15 天。初期症狀並不具特異性,發燒為最常見的現象,約一半以上的病人會有;咳嗽的頻率也很高,但通常在疾病後期才會出現。頭痛、肌肉疼痛、寒顫、盜汗、噁心、嘔吐、腹瀉、喘、喉嚨痛、咳血等症狀也曾被報過。最常見的徵象為發燒、喉頭紅腫、胸部聽診時有肺囉音及肝腫大;其它較不常見的有:嗜睡、心搏過速、相對性的心搏過緩、脾腫大、淋巴結病變、肌肉酸痛等。有時會引起嚴重的併發症,如廣泛性肺炎、ARDS、肝炎、心肌炎、心內膜炎、血栓靜脈炎、腦膜炎、腦膜腦炎、癲癇等。鸚鵡病可以用靠血清學測試作特定抗體或病原分離診斷。美國疾病管制中心所定義的確診個案為臨床症狀符合加上MIF IgM 抗體( 1:16 或兩個星期後IgM 抗體( 1:32 或抗體價數4 倍以上增高。
 
病患白血球總數通常正常或急性期稍下降,但恢復期可能上升,三分之二之病患有核左轉現象,恢復期曾見嗜酸性球增多症。50%病例肝功能試驗結果有輕微異常,可能有膽汁鬱積。約75%(介於50%~90%)病患胸部X光片顯現不正常,經常比聽診預測較不正確。通常有短暫蛋白尿。腦脊髓液有時含少量單核炎症細胞,但通常正常。人的診斷包括可由痰、胸膜液和凝血分離病菌,但具危險性,需在具生物安全實驗室設備處理。一般所使用血清學技術為間接補體結合(DCF) 試驗、改良式補體結合(MCF) 試驗、乳膠凝集(LA)試驗;目前診斷鸚鵡病是以檢測血清中補體結合抗體,採急性期及恢復期3~6 週配對血清,以顯示抗體力價上升較佳,但無法與感染Cph. pneumoniae 及Cph. trachomatis 所產生之抗體區別,須進一步做MIF。免疫化學檢測臨床檢體抗原。較新技術仍在實驗階段包括DNA 雜合試驗、PCR-RFLP、Real-time PCR、PCR 序列分析、ompA-RFLP 分析、針對23S rRNA 基因和ompA 之DNA 微陣列分析、直接螢光抗體做抗原檢測及ELISA 試驗。
 
鸚鵡病主要藉由吸入感染的飛沫、分泌物、乾燥糞便或帶有病菌鳥羽的塵埃而致病。在急性感染期出現陣發性咳嗽,則有人傳人的可能,但極為罕見。病人、接觸者及周圍環境之處理:(一)病例通報:非現行法定傳染病。(二)隔離:不需要。衛教個案戴上口罩、注意咳嗽禮節。(三)消毒:飼養鳥類應侷限在一個獨立的空間,以減少週邊環境被污染。病菌可在排泄物、分泌物中可持續數週或數月之久,故應予以消毒,如漂白水(100-200 ppm)或2%酚類消毒劑。醫療器械按一般醫院規定處理即可。(四)檢疫:實施邊境港埠機場動物檢疫。感染的禽鳥儘早隔離並投予Tetracycline 治療或銷毀。(五)接觸者及感染源調查:追溯鳥類接觸史,無疫苗預種或口服預防。(六)防護措施:標準防護措施、接觸防護措施、飛沫防護措施。病人如有肺炎、咳嗽等症狀,照護者應戴口罩。(七)大流行之監測:如有鳥類大量出現感染症狀或死亡,飼主應報請主管機關處理。人類病例群聚發生,應調查共同感染源。(八)病例屍體處理:人體無特定規範要求。感染致死、病剖或屠殺後的鳥類,應消毒、密封焚化或掩埋處理。

相關資料來源:人畜共通傳染病臨床指引第二版,行政院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出版, 衛生署疾管局


愛犬中毒該如何急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貓冠狀病毒基因突變的重要意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