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 2009

冰夕閱讀北島〈黑色地圖〉關鍵詞     


 北島詩人2008年12月在香港《今天》三十週年朗讀〈黑色地圖〉的近照。拍攝者jiajia

  冰夕閱讀北島〈黑色地圖〉關鍵詞的觸擊


  〈黑色地圖〉   作者:北島 發表於2002年
      
      
       寒鴉終於拼湊成
       夜﹕黑色地圖
       我回來了——歸程
       總是比迷途長
       長於一生
      
       帶上冬天的心
       當泉水和蜜製藥丸
       成了夜的話語
       當記憶狂吠
       彩虹在黑市出沒
      
       父親生命之火如豆
       我是他的回聲
       為赴約轉過街角
       舊日情人隱身風中
       和信一起旋轉
       
       北京﹐讓我
       跟你所有燈光乾杯
       讓我的白髮領路
       穿過黑色地圖
       如風暴領你起飛
      
       我排隊排到那小窗
       關上﹕哦明月
       我回來了——重逢
       總是比告別少
       只少一次


       一、從鋼冷弦音到懷舊情結:

  詩人北島寫〈黑色地圖〉於2002年詩成,距今約莫有六年。然在我閱讀北島詩人作品,凡
舉從1995年開始集結付梓的《午夜歌手》詩集裡,就近乎有五分之四的作品,讓我愛不釋卷的
品讀其簡潔、犀利的掌控了「關鍵詞」的運用加乘於詩旨的輸出,蒼勁刻劃出:朗朗上口、易
記誦、直擊生活底層(內裡)的聲納,叩擊如冷弦的迴響於烽火連綿的寂夜中照見當時的社會體
制。

北島作品,我向來有著一種緊致且簡煉渾厚的中心思維貫穿其詩旨的諭示而抒其感發的互鳴
,不僅在於詩藝技巧上的遞變。

然在《午夜歌手》、《開鎖》此兩本詩集裡,我讀到的多以鋼冷弦音為主旋律。而時至〈黑色
地圖〉一詩中,則見到一份「懷舊」(nostalgia)的情結,寫出作者對歲月柔軟的思情,對現代化
囚鎖於有形框架、體制而欲企求一種互補平衡的出口。於懷舊中切入時空的斷面,而剖析觀照
出,欲輔助改善現下所處框架的訴求;在回首裡同時審視過去、現在、未來,三者合而為一的
反芻與期許。形成此首〈黑色地圖〉有著剛柔並濟的詩想觀,而讓我流連不己的品讀,再三回
顧。單就這首詩本身,做出淺析如下: 

 

       二、歸程的所在、人本精神的義涵:

       寒鴉終於拼湊成
       夜﹕黑色地圖
       我回來了——歸程
       總是比迷途長
       長於一生

  在首段的詩末三行,作者指出「歸程」比迷途還長、長於一生所求的「歸鄉」。敘說出,
便縱是迷途的挫折使人們心志倍受煎熬,但歸程卻有著更特殊的意義於人本,一個會思考的動
物、萬物之靈來說,更無價於自由欲歸返的故土。

是以,我們所見世上最不忍親睹的是,明明知道父子情深血濃於水,卻苦於無法相認;又客居
、客死於異鄉流亡者的心境。然而詩人也如血肉之軀的感悟此一歸程,難以置身野外、海外的
引頸故鄉的生長地。自然比起短暫人一生所承受種種挫折的苦難,要更為艱鉅的難遣其抱憾孤
老畢生的返鄉路上,所體受、嚥喉哽咽的發聲。(更甚,如被主人一再趕出家門的忠犬,惹淚
,無法告老還鄉的願景,又豈是一般人所能遭遇苦楚境地的無形枷鎖。)

從而回溯,此詩,首段的第一、二句,如下:

       寒鴉終於拼湊成
       夜﹕黑色地圖

試問,得有多少隻寒鴉,方能拼湊出「黑色地圖」的夜,而感發出的形貌、樣態的誇飾兼具
擬人筆法裡,何止作者自喻為一隻寒鴉的體察,體察其翅膀相銜翅膀的共象,喻此奮力撐開雙
臂的詩志而擔負一紙地圖之重?



       三、關鍵詞彙的運用,互文空間的旁徵與詩餘韻:
      
       帶上冬天的心
       當泉水和蜜製藥丸
       成了夜的話語
       當記憶狂吠
       彩虹在黑市出沒

  在第二段裡,從「冬天的心」、「泉水」、「蜜製藥丸」、「彩虹」、「黑市」的詞
彙中,凡舉以擬人筆法的:冷冽寒微如冬天的心、泉水的生命力與真知的象徵、蜜製藥丸的糖
衣與謊言、彩虹如雨後初晴的象徵希望、伏蟄於黑市裡漂流的人生楚境…等等。恍如看見並交
感出一種,從門外的鎖孔,目擊有如楚浮內心視鏡的赤子心,如何交錯逆境中的溯舟而上。

尤以,在第四、五行,作者寫到:「當記憶狂吠」如張牙利爪之憶往,來襲之後,雖然亦有「
彩虹」閃現於腦海的片刻光明,最終卻只能出沒在黑市?尤為耐人尋味,箇中寒暖的結語,瞭
然於心扉的痛感。


       父親生命之火如豆
       我是他的回聲
       為赴約轉過街角
       舊日情人隱身風中
       和信一起旋轉

  在第三段的關鍵詞,從「回聲」中出發,於時間轉瞬即逝的河流中,已為「虛」的替代者(
交棒的人),而真正實體是由後人、亦即作者,來承繼詩中父親的期許所延續,回聲的義涵。一
種代代相傳生息不止的「根本」所在。猶如「望子成龍」的兒時鏡象卻是從父親如豆的眼神,冒
出自己火焰般抱持其理想一生中的回溯,而舊日情人與信(薄如紙片的情書、家書)具化為一陣
風也逝的轉角,不復企及時間之流,重覆展演出歷史鏡象於微渺短促的生命體。



         四、節制的對白與吟哦,運用於現代詩:

       寒鴉終於拼湊成
       夜﹕黑色地圖
       我回來了——歸程
       總是比迷途長
       長於一生
       /
    
       我排隊排到那小窗
       關上﹕哦明月
       我回來了——重逢
       總是比告別少
       只少一次

  在這首〈黑色地圖〉首、尾段,相呼應的「歸程」與「重逢」裡,從簡單的句式,更添吟哦
、喟感如追緬盛唐時的文風,而「小窗」一詞彙乍現於此現代詩中,巧置的穿插出一種「等待」
,憑添出壯志未酬的詩境,猶似明月近在眼前,卻難以觸摸永恆如李白感逝《月下獨酌》『舉杯
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獨立遺世的衝擊著內心所想望的高度。 

也許讀者會揣想此高度,是指甚麼?然而依我推想在此詩題命名之際,作者即己清楚表述出,明
月欲突圍逆境中的黑色地圖的意旨可循其此一留白伏筆的聯想空間,作結end的首尾段,呼應其詩
題與首段的詩境而徵得。


又及,如上我們所見,在對白與吟哦的抒出,並非僅止於古典作品,而是掌控在作者手上。如何
妥貼運用於現代詩裡恰如其份的釋出,勢將加乘其效益的彰顯出一首詩的懷物惜情之作。
反之
若運用過度,則易削弱整體詩主旨的力度,曝險於小我詩情的狹境之中而造堪虞。



         五、綜結:閱讀北島作品與詩藝

綜結:一、閱讀北島作品:

  閱讀北島的作品,我只能說有如對藝術的鑑賞詩,耐人玩味的一再檢索其一種極為嚴苛嚴謹
自我要求的自持裡,所鑒賞。而未敢說偉大(包括任何諾獎詩人的得主)因為偉大近乎神性,而
此首〈黑色地圖〉讀來充斥著對「家」、「鄉」銘刻肉身記憶的想望與純淨靈魂的掙扎,滲入少
許甜糖一瞬即逝的追緬,便縱是詩人一早屹立於我遙不可及的傲岸彼端。
從而當下橫跨時間界域
、膚色、語系,以簡潔俐落的「詞語」和看似陌生化,卻演繹出似曾相識的化學氛圍楚境所碰撞
、互文的撞擊點,隱現詩中密語的幽微地帶,有如邊緣人佇立於大社會體制的懸崖上,攤展開以
肉身書寫的黑色地圖。

便縱是深黑,卻始終持守一份初衷的赤子心,延至年少輕狂時期,漂泊異鄉的中壯年,截至現下
的剖析出自我成長的每個階段的現示與對家國的觀感、觀照。


綜結:二、詩藝的展現:

  一首詩的首要先決條件無非是感動人心,又能訴之對於人本與當下時局的體察,所結合出一
種共為體識生命難得可貴的志節,化文字有如充斥詩中奈米力量的共鳴器。

然在一首詩的關鍵詞的運用中,並非大雜燴的將其力度簡練的詞彙或政治的或生活層面的或哲想
…等等,堆砌於一首詩中,即能巧取其詩的「份量」。而是得從作者本身於寫作當時:不僅將捕
獲靈光繆思的霎那融合詩中,亦須針對詩題、詩旨做出相對應的符碼,不只在文字表面的顯示,
其留白的餘韻、互文(也即旁觸的馳想空間)亦為一首詩達到言有盡的節制裡,而衍生出意蘊猶
存的餘韻,線索著符碼的方向所趨指、應和,繼而產生出一種共為交感的群體生態意識,所互鳴
的體認。
 

是以,我閱讀〈黑色地圖〉深感其獨特簡煉的詩藝,如何收攏於壓縮、節制、揭締於互文中現示
的符碼,集結不同成長階段的剖面;又同時輸出惜情思鄉之作的感念,有如離岸遺世滄海桑田之
中,遙望故里,那紙單薄於逆風中而往的〈黑色地圖〉。



                   冰夕2008/11/26初稿 2009/01/02二次彙整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