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0/22

烏鴉教第二十八集─可怕的錯誤

大家都看自然科學頻道,因為那裡總藏著宗教與神話般的無限奧義,試著躲進那個可以逃開一切現實憂悶的卵殼。比如「掠食者與獵物」事關誕生、死亡、起源、衰敗與命運,比如「動物之性」事關慾望與鬥爭,以及決定以上事項的溝通、聲音、視覺、氣味、運動、季候和化學物質等等基本元素。 可每當夜深人靜,我們盯著眼前變色龍似的紛紅駭綠,有時也會看到一些重疊的影像,聽到遙遠但更為響亮的畫外音,彷彿上帝正坐在壁爐編沙發上,手裡握著遙控器,卻厭煩了那無盡的追逐,而鼻息漸重,雙眼欲垂。我們忽然害怕起他將按下可怕的紅色觸鍵,也害怕他就此不醒,任令我們在蛇信出沒、烏鴉警察的獰視之下,終夜暴露。而我手上的Ted Hughes恐懼更甚,他擔心世界走上另一條道路:上帝無力遂行意志,那尾著名的蛇蛇還沒登入伊甸演出序幕就掛了,男人與女人從此就在安定、和平與社會秩序的名義下,無知無識直到末日黃昏。

  〈可怕的錯誤〉◎Ted Hughes 詩\阿鈍 譯   蛇從熟爛的原子   冒出頭,泥土大便似的棕色,   帶著它的無罪證明,蜷曲於自身,   它昂首挺立,   在無聲與無像之中,平衡著,   像懷藏最終真實的獅身人面獸,   燄火似的舌叉   吐出音節,像星體窸窣作響。   上帝的臉皺了起來,像火爐裡的一片葉子。   男人和女人的膝蓋熔化了,他們垮下,   他們的頸肌熔化了,他們的眉毛墜落地面,   他們的眼淚化為蒸氣,   他們呢喃著:「祢的意志是我們的平靜。」   而烏鴉只是盯著。   然後上前一兩步,   攫住它皮鬆肉垮的頸子,   敲開地獄,吞了它。   2006/10/22 ps.這首詩題原應為〈一個可怕的宗教錯誤〉("A Horrible Religious Error"),可細察詩義,我覺得那苦可怕的錯誤並不只發生在伊甸園裡,再加上最近漢娜‧鄂蘭論極權主義起源的重要概念〈惡的尋常性〉(the banality of evil)又重新獲得重視,而警察國家卻在貪腐政權的卵翼下日漸成形,乃至於白道當街擄人也毫無愧色,所以容我大膽暫時取下「宗教」一詞,以符應現實。新現實的命運是這樣的:世界需要蛇,但除非「宗教」的終極價值重新被那扮神者真心承認,否則它將永遠流放於虛空,一再變形回頭騷擾。



烏鴉教第二十七集─烏鴉的惘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烏鴉教第二十九集─烏鴉嘗試媒體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