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1/27

〔 評論 〕異形

a2.jpg
第一集導演:雷利史考特 第二集導演:詹姆斯柯邁隆 第三集導演:大衛芬奇 第四集導演:尚皮爾尤內
異形這一系列影片中,雖然每一部都是以女主角蕾普莉與外太空的怪物對決為敘述的主題,但是每一部影片的內在結構都在探討各種不同的社會議題。就以第一集來說,女性生殖器形狀的太空船,以「母親」為太空船名……等,象徵著女性主義的掘起;第二集則將女性融入男性的世界-「軍隊」,象徵男女平等;並探討女性戰爭;第三集以一個生命的結束與另一個新的生命的開始作為開場,探討生死學,並且討論社會階層;第四集除探討親情之外,也對生物基因有一番見解。   雖然異形這一系列的影片,在影評的眼裡,一集比一集差,但是每一集都有不同的意識形態包含在內。第一集是眾所階知的,雷利史考特將驚悚與科幻兩種不同的類型片結合在一起,每個影像之中都帶有強烈的象徵性,運用與女性相關的事物,去強調女性逐漸抬頭。第二集雖然不再擁有驚悚片的調子,但是詹姆斯柯邁隆把蕾普莉描寫的像「藍波」一般,敘述著女性也可以如同男性一樣在戰場上殺敵;然而在其中也點出男性與女性抗爭的意義不同,男性所抗爭的目的除了正義感以外,還有野心與慾望,而女性則是為了親情與繁衍後代。第三集大衛芬奇首度將兩個意識形態以平行剪接的方式同時呈現,一個是生物的死亡如同煙霧消失,另一個是生命的蘊育而生;在劇中也敘述著即使科技發達,「宗教」仍然是影響人類心理的因素之一;在前兩集中,導演都將蕾普莉強化成英雄人物,藉此闡揚女性主義的上升,但是在第三集就並非如此,蕾普莉帶領一個團隊,也會遭受失敗與挫折,並且還包含了同儕的不信任,這似乎在敘述著女性只是社會結構中的一環,就和一般人一樣,沒有什麼不同。第四集雖然是評價最低,但是劇中想要表達的意識卻很貼切的說盡現今的社會狀況,尚皮爾尤內首先提到的就是複製人,科學家只運用極小的細胞就能將蕾普莉與異形複製出來,然而當蕾普莉看見自己其他失敗的複製品時,也讓人們看到許多基因工程的不人道;其次探討的就是變性人的議題,變性人可以生育嗎?或許他們需要的是一個子宮,當變性人擁有子宮之後,或許就可以如同一般人一樣生育,劇中異形王藉由蕾普莉的子宮進行生育就是最好的例子。   異形這一系列的電影都有獨特的表現手法,雷利史考特運用慢步調的手法,再加上成音傑瑞哥德斯密利用各種不同的音效與場景音配合,將整部影片帶入陰沉晦暗之中,使得整部科幻片中,以驚悚片的方式呈現。詹姆斯柯邁隆運用平鋪的手法讓觀眾慢慢進入劇情,並以蕾普莉與異形女王的對決吸引動作片迷的感官,成音詹姆斯霍納拋棄了哥德斯密的陰沉晦暗,反而強化了電器音效的強度,然而又運用了哥德斯密那有如「2001太空漫遊」的雙單音絃樂,但音樂的感覺並非陰暗,反而有一種悲慟的感覺。大衛芬奇的手法是這四位導演中節奏最快的,不斷的使用平行剪接,使觀眾從節奏中去感受到劇中角色的緊張;其中也運用了電腦動畫來描寫異形極為迅速的動作;成音艾略特高索大玩音樂特效,運用少見的樂器製造出詭譎的氣氛,而也首度將重金屬音樂使用在異形電影裡,使得異形電影的氣氛有不同的變化。尚皮爾尤內運用的手法也是平鋪的手法,但是劇中角色的詮釋相當戲劇化,尚皮爾尤內將異形電影改變成話劇般的電影,角色的對白都帶有詩歌的氣息;成音費傑爾掌控電子合成器,製造驚懼氣氛的電子合成,再加上管絃樂團的宏偉氣勢,將詭譎化為史詩。   角色的裝扮往往左右電影的感覺;第一集中蕾普莉的服裝並無明顯的差異,或許是為了讓人更融入一般人生活之中,使觀眾更明顯體會到安逸中的恐懼。第二集中角色的裝扮,女性與男性混合,突顯了男性與女性沒有任何差異。第三集中充分顯現出儘管角色的所擔任的階級不同,但是每個角色的裝扮都非常的相似,強烈的敘述著每個階級都只是社會中的一層結構而已。第四集因為蕾普莉的基因與異形混合,所以裝扮酷似異形,而肢體動作也與異形相近。   影評對異形第三集與第四集的評價,都是好壞參半,其實異形電影的評價逐集下降是可以預見的。所謂「創業維艱,守成更難」,前者(此指一、二集)若表現的太好,後者(此指三、四集)若要超越前者其實是相當困難的;因為要考慮到所使用的元素是否會抄襲前者,就以尚皮爾尤內雖然貼切的探討現今的社會議題,但是將太空船取名為「父親」,或是將太空船的外形以男性生殖器呈現,都被批評為抄襲前作。後者還要考慮到所使用的特別手法是否能被觀眾接受,大衛芬奇運用極快的步調剪接,也被批評為感覺像是在看音樂錄影帶一樣。但是,儘管批聲不斷,仍然會有導演為續集努力,異形電影的最新作品「異形戰場」雖然被評為鬧劇,但是仍然還是有很多觀眾覺得大飽眼服。對部分觀眾群而言,異形已經成為他們的夢想,那是一種對角色的認可。有些觀眾因為喜歡異形電影,所以買了很多和異形相關的產品,例如:玩具模型,所以當異形戰場一上映,仍然會有固定的觀眾人數,對他們而言,那是一件很酷的事,因為可以看到兩個不同的外星種族互相較量對決。電影有時候是不需要太多的思考,只要觀眾藉由電影滿足娛樂的慾望時,在部分觀眾的心理仍然是一部好電影。為什麼日本人喜歡一直拍酷斯拉的電影;酷斯拉每集只是破壞城市到處噴火,但是總是保持一定的票房,這不就證明了在部分觀眾的心裡,只要看到酷斯拉噴火,就是一件很酷的事,管他酷斯拉最後是死在哪裡。而現在的異形電影不也是一樣。


首頁│ 下一篇→關於無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