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2-25

梵谷展

星期一下午,我獨自去了歷史博物館看梵谷展。

看展覽還是喜歡一個人去啊,總覺得那是很私密的個人情緒,高興停多久就停多久,不用顧慮身旁的人會不會無聊還是要趕著走什麼的;也不用說話討論或是當下就得分享什麼,所有感動充滿整個身體直到快要暴湧而出的感覺,情緒和情感上的激盪就像是讓自己在當下整個重組過一樣,所以才讓我一點多進去然後將近五點才出來吧。

當然展場是不能拍照的,所以裡頭唯一的照片,就只有入口處的這張了。


我租了語音導覽,邊看邊聽,雖然素描的作品不少,但坦白說對我而言色調實在過於暗淡,我看得很難受。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我開始研究起其他無聊的細節來,比如說,我就發現梵谷把農人的腳都畫得好大好大啊。可能是那時農人穿的鞋子都很大吧?所以只要看到下一幅的人物素寫有雙大腳丫,我就會忍不住笑起來。(矮油~~我就是不喜歡素描嘛!!)

比起早期的暗沈色調,我還是喜歡後期一點的油彩作品,所以當開始走到後期的展區時,我就耗費了很多很多時間在每幅前發愣。原來真跡的色彩是這麼鮮豔突出,每一個筆觸像是在畫布上舞動跳躍一樣,那真的是複製畫沒辦法達到的效果。光是色差的問題就沒辦法解決,更何況是筆觸了?原來突起的筆觸真的有它強悍的力道在,透過突起的油彩層層堆疊,畫家的情感就像是要洶湧向人襲來,那種讓人無法招架的震撼,真的是在印刷作品上沒辦法感受的。

以下的圖片色彩真的失真很多很多,將就著看看。這裡有梵谷的作品集,按照年份排列,很詳細,有興趣的可以來看看:http://www.vangoghgallery.com/catalog/Painting/

從先前的陰鬱一下子跳入眼簾的,是這幅用色明亮歡愉的《餐廳內》。或許是用色轉變很大,從黑濛濛的色調一下轉入了一個都是色彩的展示廳內,讓我忍不住低聲的「哇」了起來。這個作品真的很印象派,大部份的組合都是小小的點點點點點,各種彩色的點點點出了一整幅的畫,讓我忍不住站在這裡大大呼了一口氣,好像先前被棕黑色調素描壓著的情緒一下釋放了出來。我喜歡顏色的漸層,像是冷暖色調的轉換和明暗的交疊,透過這些無數的小點點,讓視線忍不住跟著在作品上來來回回的穿梭著,很有意思。


真正讓我crush的作品是《橄欖樹叢》。整個畫作是由藍綠色調組成,伴隨著數不清的彎曲線條構成的天地樹叢,用力生長的葉子像是火焰一般向天際伸展,油彩突起的力道像是畫家用自己的生命力灌溉後換得的結果,每一片都生生不息。藍紫色的天空僅管也是相同筆法,但相較之下卻柔和了許多,整幅給我的感覺就像畫家用盡心力的向上天祈禱,甚至是將自己的生命完全獻祭,然後上天以非常柔美的方式接納,完全地包容。我在這幅畫前站了將近20分鐘,身旁的遊客來來去去,我卻始終很霸道地站在正前方。我的眼眶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如果心也會發抖,那麼搞不好我已經當場心臟病發好幾次了。這幅畫我總共回頭看了三次,後來兩次又都站了最少10分鐘之久,愛戀無極,很想在畫前也站成一棵美麗的橄欖樹。


Cypress and Two Women》是讓我第二個定很久很久的畫作。那棵樹的每一個筆觸都讓我恍惚,每一個彎曲的油彩都像是一句狂熱的「Why」,why why why why why,整個畫給我的感覺強烈到全是對生命滿滿的疑問,被瘋狂折磨的狂烈精神,Why;生不逢時的悲慟,Why;那棵樹裡的透露出的強烈情感也讓我震撼不已。如果瀕臨瘋狂時的情感可以用這種表現展示在畫布上,我們是否應該感謝透過梵谷一人的苦難,卻造就傳世不朽的巨作?顏料厚重到像是可以再次取用,濃重的各種綠裡帶有些許的紅,那可以是生命裡揮之不去的暗影,可以是不被廣世接受的心酸的血淚,也可以是在處處被否定時依舊保有的旺盛精力。比起《橄欖樹叢》的天空,這裡的天空已不再溫柔,像是對應頂天立地的大樹一樣,激情的雲朵在藍天裡起伏著,看在我眼裡,上天也只是用Why來回應畫家的Why而已。這幅畫作我停留的時間和上一幅一樣久一樣多,仍是霸道地站在正中間不走。一站定眼睛就濕,心裡難過得很想大哭一場。成就藝術的代價如此之大,這是畫家的命運,卻是永恆的傳世。


《普羅旺斯夜間的鄉村路》也是讓我著迷的一幅,雖然中央同樣是巨大的絲柏樹為主體,但比起上一幅卻又溫和了不少。或許是夜晚明亮的星月舒緩了心靈上驚濤駭浪的翻騰,我望著星星外圍的光暈發著呆,記得當時浮上來的第一個念頭居然是「梵谷的圈圈畫得好圓啊,不知道我徒手能不能也畫成這樣!」看著月亮的同時,我心裡想的是「我會把橘色畫在外圈耶」,都是這種奇怪的想法。這幅畫幾乎都是短筆觸,除了樹上有少許的彎曲線條外,整個畫面已不像之前那樣狂暴激情,取而代之的是疲憊過後的安祥,很像小孩哭累後抽抽噎噎睡去時的氛圍。我的視線忍不住會隨著天空裡的短筆觸一圈又一圈的繞著,看著色彩如何從外圍的深藍慢慢繞成淺藍再繞成明亮的光暈,然後繞完一圈後再慢慢地繞出來。我的心情像是坐完雲霄飛車落地後的虛脫,在經過剛才兩場淚灑展場的肥皂劇時刻後,隨著視線繞來繞去繞進繞出,我心裡洋溢滿滿的感念,虔敬地想對梵谷說,謝謝你在苦於瘋狂的時刻,依舊盡心盡力地創作。


整個展場看完後,我反反覆覆覆又在後期的油彩區域待了很久很久很久,其實有點捨不得走。令人震撼的畫作就在面前,近到百年時空已經不再像百年時空,這種錯亂感也讓我有點著迷。雖然很多膾炙人口的作品沒有來,但一整個下午的情緒激盪卻也讓我像是做了一場精神上的spa。歸還了語音導覽機,在出口處可以蓋這次的展場印章。我沒有帶記事本出來,所以只好蓋在DM上頭。


Gift shop裡東西其實真的很多很多很多,多到讓人忍不住感嘆死人錢真的很好很好賺。我沒買什麼,因為看了原作再看看禮品,其實色差都滿嚴重的。我買了一套書籤,


還有一個向日葵的小馬克杯(感謝Java當背景model)。

展覽到3/28,有空的人還是可以去看一下,滿值得的。如果你碰到不現場導覽的時間,還是建議可以花NTD$120租借語音導覽機喔。


Mar 2009-12本←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