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18

不好的開始


晚上為了怕自己反悔,所以毅然決然的先拆了一組櫃子的門上底色,準備用這種方式逼的自己沒有退路,非畫不可。有時給自己壓力是好事,起碼有成長的空間,但大前提是千萬不能心急,莫忘了古人的嘉言:欲速則不達。

而今天晚上,我就犯了這個大忌。

大家都知道,現成的傢俱都會上好一層堅固美麗的保護漆,但是畫畫的都知道,真要拿自己家裡的傢俱開刀,首件要事不是上底色,而是要耐心的把那層堅固的、閃亮亮的保護漆乖乖磨掉,否則顏料會抓不住木頭,就等著慘劇發生好啦;偏偏我晚上不知道在急什麼,卸下了螺絲拆下了門之後,居然刻意忽略這個重要的步驟,然後硬是自以為聰明的調起了色、而且還在顏料裡加了兩種底劑,心裡想:懶的磨,所以用兩種底劑應該夠牢固了吧?顏料應該抓得住木頭,可以省不少事呢。

好吧,我承認我討厭花時間磨有保護漆的木頭,因為砂紙總是弄得我手指不舒服,我的手摸起來幾乎已經跟做粗工的手一樣粗了!!柔荑?哼,這種好命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啦。

豬頭就是豬頭,我不知為何失心瘋,就在這種情況下上了底色。其實原本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大狀況的,只要、ONLY IF我能耐得住性子,乖乖把顏料吹到乾透再繼續上下一層底色、然後再等它完全乾透後才用砂紙磨,或許就不會出現事倍功半而且浪費至極的慘狀。今晚大概被沒耐性的鬼上身了,我做所有事都以極為不耐煩而且超趕的速度進行,結果果然在上完漆打磨表層時出了狀況,因為…

我居然把上好的顏色磨破了!!!

起先只是一個小小的洞,小到我根本不放在心上,反正多上幾次色就可以填過去;但是因為我低估了傢俱工廠的保護漆的光滑度而讓顏料抓不住木頭,所以當我繼續用筆刷上色的時候,那個小小的洞被一來一往的刷毛漸漸撩撥的越來越大,本來還想故意視而不見,但是在一次又一次反覆的上色情況下,那個洞不知道為什麼以北斗七星的方式破給我看,而且每個洞都很大!到這個地步我也只好停手,乖乖先用吹風格把這一層吹乾,然後打算用高號數的砂紙稍稍磨一下後再用底色蓋過去;結果即使我用輕如鴻毛的力道去磨,北斗七星洞還是狠狠的連成一氣破成了大黑洞,彷彿是門板裂嘴對我大笑,嘲弄我的欠缺耐性和自以為是。到了這一步老娘也火了,抓起了抹布一股作氣以黑洞為中心開始擦掉底色。原本以為其他已經乾了的地方不會有什麼大礙的,結果抹布一擦過去真是兵敗如山倒,根本不需要花什麼力氣,剛才花很多時間、用很多顏料加底劑的地方,全都擦得一乾二淨…馬的咧,居然輸給工廠的保護漆,好吧,認栽了。

我把兩個門片都擦乾淨後,乖乖拿出了150號的砂紙狠狠的把表面的保護漆磨的一乾二淨,或許帶點出氣的意味,還反反覆覆的磨了三四次。哼,這樣就不會有狀況了吧?並不是

剛才是沒耐性的錯,現在是顧前不顧後的錯;兩個門片都上完色後懶得等它們自然乾,所以一手拿了吹風機一手把門片斜放著吹了起來。上色的面積很長,照理說應該從下方開始吹,這樣比較不容易被吹風機的電線碰到;結果我又開始心不在焉,很專注的把上半部吹乾後,才發現下半部因為電線動來動去的關係,把未乾的底色碰得坑坑巴巴,而且現在已經承半乾狀況,已經來不及再拿起刷子直接蓋上去了。我懷著一肚子的怨氣把它完全吹乾後,決定今天到此收工,因為實在太太太太太不順,我的滿腔熱血已經冷卻,打算明後天有時間再弄好了…

連上個底色都搞成這樣,實在是非常不好的開始…大家都知道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難道今晚的不順,是什麼慘劇的序幕嗎…………………


萬事起頭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號櫃子(打底)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