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2/30

2020總統辯論變成分類械鬥的遺憾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2020總統辯論終於登場,特色是「酸味十足」,除了三位候選人蔡英文、韓國瑜、宋楚瑜比酸之外,提問的蘋果日報也質疑韓,因此也出現了總統辯論中罕見的情況,韓國瑜直接反擊批評蘋果,加上指三立應該改名「兩立」 及「手板」爭議。提問媒體變成主角及候選人互酸,是這次辯論的第一個特色。

蔡英文在辯論會中說「對照韓市長,他只有一個政見,就是恢復特偵組」、跪著走路,韓國瑜則表示蔡英文總統旁邊一堆貪官污吏、「問問高雄林園鄉親,蔡總統承諾的捷運做了嗎?」、(民進黨)國庫通黨庫通家庫,大撈特撈。總體來說,互相攻擊的程度越來越強烈,實在跟所謂「真理越辯越明」目的越離越遠。

總統辯論會變成這樣,跟「賽制」設計有關,這個辯論包括申論、媒體提問、交互詰問、結論。其中候選人能主要論述的階段是申論8分鐘與結論5分鐘,而媒體提問5題,總統候選人回答時間為2分30秒,竟然比提問人互問回答時間2分鐘還多,媒體平常堵麥克風問候選人已經問很多也變成媒體常態了,這個好不容易才出現的「競技場」多了這麼多「外人」,為何不能像去年韓國瑜與陳其邁辯論的模式呢?

至於「交互詰問」,提問人時間為1分鐘,而答題人各有2分鐘時間回答,這麼短時間的「快問快答」加上蔡英文很明顯的「尊宋」,這樣的比劃也就顯得沒辦法「拳拳到肉」,「可看性」還不如政見會三人捉對廝殺呢。

至於筆者認為「理想」的辯論,應該是三位候選人針對同一主題反覆論證,各自提出政策白皮書,然後針對內容攻防。舉例來說,三人同時提出長照政策,蔡英文說明為何現行制度良好、韓國瑜說明為何他要提出長照保險制、宋楚瑜則提出親民黨的政策,並各自組成學者智囊團提出一個問題,然後互相詰問,時間則不必像這次長達150分鐘,這樣才能「聚焦」,不是嗎?

當然,三方也可以協調出究竟什麼題目比較好,舉凡國防、外交、勞工政策都可以列為題目,也可以讓大家看看候選人本身的應對及背後國政團隊的能力。而不是變成現在這樣「時間長」加上「沒重點」的「沒牛肉牛肉湯麵」,甚至連「麵條」也寥寥可數。

講到辯論,筆者想起1988年的「台大與復旦大學辯論賽」,當時兩岸一流的大學共同在新加坡為《儒家思想可以抵禦西方歪風》這個題目辯論,筆者現在認為這個題目設計有問題,但當時看的津津有味,這種「正常的辯論」可以讓觀眾看到雙方的準備,而不是即席式的「互咬」。講難聽一點,目前的「辯論會」比「政見會」更沒有「營養」。

華視報導「台大與復旦大學辯論賽」 翻攝自youtube

這次辯論中,宋楚瑜的「存在感」應該是提到了蔡英文四年前的辯論申論「對立的政治非改不可。要終結政治上的惡鬥,國家領導人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總統的責任在於團結這個國家,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操弄對立來捍衛政權。」

我們要補上的疑問是:請問蔡總統,妳有沒有做到妳的承諾?

觀看這類「辯論會」或「政見會」時,其實觀眾也會產生一種心態,「如果是我,我會怎麼說」,筆者若是在野黨候選人或其幕後人員,應該也會提蔡英文總統在四年前的申論

「一個執政黨,對於人民的痛苦,無動於衷到這種程度,真是台灣的悲哀。」

而筆者若是執政黨候選人或其幕後人員,會不會也像朱立倫四年前一樣承認:

「但是如果你問我執政到底做得好不好,我誠實的答案是還不夠好」

2016總統大選電視辯論 有話好說 翻攝 公視網站


2016總統大選電視辯論 有話好說 翻攝 公視網站

blackjack 2019/12/30




郭台銘宣明智通姦才會自掏腰包:竟叫劉宥彤蔡沁瑜唱「金包銀」幫親民黨募款,你郭家軍大舉寄生親民黨還不給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反滲透法應查柯文哲郭台銘6:郭台銘企業從中國共產黨政府拿了天價補助,必須查有無被滲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