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6/11

《無人出席的告別式》由死看生的生命課題


《無人出席的告別式》這部片是導演烏貝托帕索里尼Uberto Pasolini第二部導演作品,2008年他第一部編導作品《Machan》即獲得多個國際影展獎項,其中包含威尼斯、布魯塞爾、棕櫚灘等影展的肯定。而《無人出席的告別式》這部片很特別的是,片長只有短短的九十二分鐘,表達了豐富的意涵。 

無人出席的告別式-02

在看似緩慢的劇情裡,藏著細膩的鏡頭,是一部需要我們細細解讀影像的一部電影。好比片子一開始,我們看到男主角約翰(艾迪馬森Eddie Marsan飾)穿得整整潔潔,一板一眼、規規矩矩的吃著簡單的食物,他的生活,紀律、保守,一成不變,配合他的面無表情,與電影中刻意呈現的灰色調,生活,似乎沒什麼希望,加上他的工作又是與「死人」為伍,為「孤獨死」的往生者尋找可能的親友,如果找不到,他就依這個人居住的地方,尋找他可能的生活習性,盡可能將身後事辦得符合往生者生前可能希望的樣子,於是在片子一開始,我們看到幾場不同的「無人出席的告別式」,不同的音樂、不同的宗教,短短的時間,就把約翰這個人描繪得很清楚,而他一絲不苟且貼心性格,也贏得同儕的讚賞。 

在這部電影裡提出了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告別式辦為誰辦的?」往生者?活著的親友? 

雖然電影中的主管說:「喪禮是辦給生者看的,而非死者。」可是它在片中呈現的,卻完全是相反的思路。透過約翰去看接手他工作的同事,是怎麼處理這些沒有親人的往生者,短短幾秒鐘把骨灰倒出來的鏡頭,對照於約翰如此慎重其事的替往生者找親屬,「效率」的冷血,與約翰看似面無表情的用心,後者顯然溫暖許多。 

記得十多年前,曹又方罹癌後,她辦了一場盛大的生前告別式,微笑跟大家說再見。當我們摯愛的親友往生,當我們來不及在生前好好珍惜、愛他/她,來不及好好說再見時,往往抱著悔恨、飲憾的愧疚,試圖辦一場我們以為的風光喪禮作為補償;小時候看著別人家的送葬隊伍,又熱鬧又長,一點不輸給廟會,這時會聽到旁邊的鄰居評說這戶人家多有錢、兒女又多孝順,把長輩的後事辦得多麼的風光,接下來免不了八卦這家子的事。可是小時候的我總不禁疑惑,為什麼孝順是表現在死後?而不是生前? 

NHK的紀錄片《孤獨死》

這部片在上映時引起很大的迴響,尤其在日本,前不久在公視有播出一部日本NHK的紀錄片《孤獨死》(導演:Hidefumi Matsuki),探討的是在日本的一個社區裡老人獨居孤獨死的問題。 

世界上最長壽的國家,日本,可以想見孤獨死情況有多嚴重。每一年日本孤獨死的案例,就有32,000件。光在《孤獨死》紀錄片拍攝的松戶市常盤平社區,三年之間就有21人在社區住宅中孤零零的死去,其中半數是65歲以下的男性,有的只有四、五十歲。他們或是失業,或是離婚,或是生病,長期與社會和家庭失去聯繫,最後在尚未步入老年之前就提早離開人世。離開的時候還是孤伶伶一個人,無人知曉,屍體被發現已是幾天、幾週甚至幾個月以後的事了。常盤平社區曾經是日本經濟成長的縮影,民眾必須抽籤才能入住這處亞洲最優質的社會住宅。但如今,孤寂冷清的社區住著1500名獨居者。社區成立了「孤獨死預防中心」。中心主任,73歲的大島愛子和志工坂井豐每天巡察社區。早上窗簾有沒有拉開?晚上燈有沒有亮?好幾次就是因為白天還拉上窗簾,才被發現主人已經氣絕多日。 

《孤獨死》紀錄片從一名孤獨死男子留在屋內的物品,重建了他死前的情況。死時62歲,生前毫無收入,生前在東京各工廠打零工。就業輔導局寄來的20多份徵人啟事,證明他直到最後都還在找工作。書桌上一張賽馬票,他賭的是一匹失敗多次依然奮力衝刺的母馬。簡單的告別式在社區集會廳舉行,沒有親人,沒有牌位,沒有人領取骨灰。就這樣永別人間,加入無緣佛的行列。紀錄片結尾問:「這個人出生的時候,所有人都祝福他。但是走的時候如此孤單寂寞,怎麼會變成這樣?」 

子曰:「未知生,焉知死?」這部電影反而因「死亡」讓我們思考「生」,透過這兩部電影相對映,讓我們也要開始思考台灣老人照護的社會議題,也許在三、五年的時間,也許今年底當印傭全部返國後,老人照護的問題,會愈來愈形嚴重,而當台灣未婚人數愈來愈多,這些人也慢慢步入老年,孤獨死的議題,其實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近,台灣早在1993年就正式邁入高齡化社會,今天65歲以上老人已經超過280萬,每100個老人當中,就有12人獨居,孤獨死在老化快速的台灣已經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無人出席的告別式-01
就像片中,原本我們是透過約翰這個角色,尋找往生者曾經「活」著的片段歷史,透過他走訪的鄰居、接觸過的親友口中,宛如一片片拼圖,拼湊出往生者大概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然而看著看著,直到最後,才恍然,原來約翰自己就是個「獨居老人」。整部電影細膩的鋪陳,凜冽的灰色天氣,灰灰的色調,約翰日復一日與「死人」相處,而他的工作也即將告一段落,在組織瘦身計畫中,他所處的單位和事務,是最無商業性,花錢且無法達到宣傳渲染效應的,且他一個人住,退休後,他還能做什麼呢?看了,戲外的我們都不禁為他憂心,甚至當他拿出腰帶,想學往生者用牙齒咬皮帶把自己吊在高空中為弱勢募款之時,都不禁讓人為他捏把冷汗,誤以為他想自盡。 

而當約翰認識了凱莉(瓊安佛洛葛特Joanne Froggatt飾),似乎生命照進了光,只是就在約翰買了咖啡對杯走出來,卻被車子一頭撞上,生命無常啊!電影劇情很刻意的安排,片尾以約翰的喪禮對比約翰幫凱莉父親辦的喪禮,所有約翰拜訪的往生者親友都到場了,相對於他自己的喪禮,卻只是冷冷清清的由工作人員把他埋上,連個像樣的墓碑都沒有。但當所有的角色走出銀幕外,一個個半透明的靈魂,從墓園裡走出來,「人」愈聚愈多,相映於約翰蒐集在相簿裡的照片,一張張臉,彷彿訴說著一個人生一個故事,約翰雖然不認識他們,但他們就好像是他的朋友般,他是如此的珍視對待每一個曾經的過往,而當他自己與世告別時,這些朋友們,也一個個「現身」出來與他告別。 

無人出席的告別式-03
《無人出席的告別式》的配樂也相當動聽,它是《濃情巧克力》的配樂大師瑞雪波曼Rachel Portman作曲的,在不同的時候,不同的器樂,不同的編曲,表現了不同的音樂情緒,有時是悲傷,有時是期待,增添這部電影的豐富性,也替代了沒有過多旁白的電影情緒。 

《無人出席的告別式》這部影片的結束不是終點,而是在告訴我們:一個人不管是生是死,都應該要好好的對待他,包括告別式都不是隨便的敷衍了事,可以是默默的以自己的形式送上心意,因為我們始終相信心誠則靈。而對於離世的人,思念不是什麼在頭七、七七才顯現,也不是人家要你哭、要你不哭的控制自如,於是貼心的葬儀社可以幫我們安排白琴孝女,代我們傳達心意,而葬儀社也在為滿足家人各種要求下,衍生出各式各樣我們覺得荒誕的方式。不過,親人是自己的,往生者也有往生者自己的喜好,漸漸的,我們也學會從他們手中所端出的滿漢大餐中,選出符合自己需要的清粥小菜。 

讀(看)著新聞/故事/電影裡的生老病死很容易,因為那是不關己的事,我們大可理智分析、客觀看戲,然而面對自己在乎的人,那是不論我們做多久的心理準備,都太匆促(摘自「電影癡聊天室」父女情深《多桑的待辦事項》)。在最後說再見的時候,不捨的情緒如何表達,它沒有一定,也沒有固定的時間…… 

多桑的待辦事項
「告別式辦為誰辦的?」往生者?活著的親友?應該是兩者皆是。 



下面準備了幾部相關的影片與大家分享── 

《多桑的待辦事項》票房破億締造日本紀錄片,一個熱血父親的終活物語,也是女兒送給家人的永恆回憶……這部影片是由《橫山家之味》導演是枝裕和御用副導砂田麻美初執導筒之作,片中主角是業務員出身,做到大商社常務的砂田先生,被診斷出絕症。得知自己僅剩半年壽命的砂田,卻沒有因此氣餒,他的生活依舊充滿動力,像企業鬥士一般繼續生存著。砂田先生的女兒麻美於是拿起攝影機,開始跟隨父親日漸消瘦的虛弱身影,根據他所列出的「待辦事項」,一條一條將它們完成。他和孫女玩耍、他陪母親旅行、他接受洗禮、他對老婆說「我愛妳」…… 

排隊上天堂

1997年有一部影片《排隊上天堂》Roseanna's Grave,是由歐洲一線性格男星尚雷諾主演的愛情喜劇。在義大利的某個小鎮上,有一對深愛彼此的夫妻馬西洛與蘿莎娜,蘿莎娜受心臟病之苦,將不久於人世,而她最後的心願,就是希望能跟早逝的女兒葬在一起。不過,這個看似簡單的心願,卻意外地困難重重,因為女兒所在的墓園只剩下三個空位,而擁有墓園的老頭卻又堅持不肯擴建,為此馬西洛傷透腦筋。他於是開始行善,並祈求鎮上的人們可以平平安安,不要占走那最後三個墓地,而妻子蘿莎娜,則是擔心著他日馬西洛一個人孤單的生活,究竟,老天會不會成全這對夫妻的小小心願呢?由電影中的故事而後觀照自己,我們是不是也該為自己安排些什麼事情?至少要讓親近的人知道自己的想法。 

愛.慕

橫掃國際各大影展的影片:《愛.慕》(Amour),是由麥可漢內克導演,繼2009年以《白色緞帶》勇奪坎城金棕櫚獎,2012年又以《愛‧慕》掄元,創下坎城影史上最迅速「金棕櫚連莊」。影片敍述高齡八十多歲,鶼鰈情深的退休鋼琴教授夫妻喬治(尚路易坦帝尼昂飾)與安妮(艾曼紐麗娃飾),這對走過風風雨雨的老夫妻,在妻子安妮逐漸被病症俘虜之後,堅定不移的真愛卻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困難與考驗,喬治眼看安妮一路從雍容得宜漸漸墜入凋零,他們能否承受身體重擊後的脆弱心靈?又能否至死不渝的執起對方的手,共同以優雅的姿態面對年邁人生的最終篇章? 

死亡醫生

《死亡醫生》(You don't know Jack)是由金獎導演巴瑞李文森執導,艾爾帕西諾、蘇珊莎蘭登主演。61歲的Jack Kevorkian(艾爾帕西諾飾)曾經是驗屍官,退休生涯卻是幫助罹患不治之症的病者自殺,友人Neal(約翰古德曼飾)和Margo(Brenda Vaccaro飾)則是在一旁協助Jack,三人一起提供「死亡顧問」的服務,所有「客戶」都對Jack非常感激,這項服務也吸引越來越多人上門,而Jack也獲得社運分子Janet(蘇珊莎蘭登飾)支持,卻激怒不少從前的老同事。律師Geoffrey Fieger(丹尼休斯頓飾)答應免費為Jack辯護,在整個審判過程中,Jack始終沒有被判有罪,更因為這場審判成為新聞頭條人物。結束審判之後,Jack繼續從事他的工作,幫助超過100名病人結束生命,他用盡一切力量,讓社會大眾接受人們也擁有死亡的權利。 

超完美告別

《超完美告別》是英國導演法蘭克歐茲(Frank Oz)的作品,不同於《新郎向後跑》、《超完美嬌妻》等前作,法蘭克歐茲這次大膽開了一次黑色玩笑。劇情敘述在一個感情不甚融洽的家庭裡,有天父親突然過世,小兒子丹尼爾於是邀請了親朋好友,參加這場盛大的告別式。這是家族成員們難得聚首的一天,但所有人卻都是為了自己心中所掛念、焦慮的事而來,其中包括了一直想搬出去住的丹尼爾新婚妻子、自以為是作家的了不起哥哥、想跟表妹理莎結婚卻不被岳父批准的準女婿賽門、想甩開哥哥名聲包袱的弟弟……喪禮、屍體、凶殺、同志、裸露,其實這樣看來,這些元素還滿「商業」的,只是表現手法上,運用了單一場景──只有在一場喪禮、只有一幢房子,全屋子的人,是主角也不是主角,尤如演技嘉年華會,大家都很認真的詮釋自己的角色,卻又深知自己演出的是一齣喜劇,本是一場正經八百的喪事,卻完全不在主角意料的荒腔走板的演出。人生,不就是如此嗎?人,不也是如此嗎?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生命都有好有壞、有起有落,透過一場喪禮,看到了人生百態,也看到導演的豁達詮釋。 

愛在頭七天

《愛在頭七天》This Is Where I Leave You改編自小說家強納森崔普爾的同名暢銷作品,是《實習大叔》、《鋼鐵擂台》導演薛恩李維挑戰溫馨喜劇,故事敘述四個長大成人的手足,各自過著焦頭爛額的糟糕生活,男主角賈德(傑森貝特曼 飾)沒了老婆、沒了房子又丟了工作,還要面對突如其來的父親過世,一次又一次的打擊讓賈德就快要失去面對人生的勇氣。在母親的要求下,全家人必須為父親守喪七天,四個人回到故鄉,守在母親的身邊,賈德整整一周要與口無遮攔的母親及手足的伴侶共處一個屋簷下,回家竟然變成不怎麼自在。他們一起面對過去與彼此親密卻又緊張的關係…… 

父後七日

《父後七日》這部影片改編自「林榮三文學獎」首獎同名散文,獲得2010年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和最佳改編劇本獎。作者劉梓潔親自改編,並與金穗獎導演王育麟聯執導筒搬上大銀幕,被譽為台灣版的《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並獲得2010年台北電影節最佳女配角、改編劇本等兩項大獎。故事描述女主角梅的父親驟逝,她自都市急奔家鄉處理後事,未料,台灣五光十色的喪葬習俗,卻帶給她一趟匪夷所思的特殊體驗。原本盤據身上的喪親之痛,竟在荒謬、喧鬧、嘉年華般的七天告別式中,意外獲得了舒緩。然而,華麗的七天儀式後,喪親之痛,才慢慢重回到梅身上……我在看這部影片的時候,覺得有一點點的失望,因為我認為是可以再拍得有趣一點,這部影片裡呈現的有趣的點正是要讓我們反省的地方。 

只想比你多活一天

公視人生劇展《只想比你多活一天》,由王傳宗導演,編劇為張綺恩、王傳宗,演出人員:王瑞、何璦芸、楊少文、張再興、王自強、朱蕾安、程政鈞。故事敍述八十二歲的退休老兵溫曉生,獨自撫養著智力停留在六歲的五十七歲智障老兒子辰歸,還必須面對自己的阿茲海默症,這時應召女郎薇薇闖入了溫家父子的生活,溫曉生此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比兒子辰歸多活一天……子曰:「不知生,焉知死?」人生活在世,就該把「生」這件事搞懂,好好的活著! 

一路玩到掛

電影《一路玩到掛》,是一部2007年上映的美國電影。電影裡講述兩個患了癌症末期的病人,當他們在得知罹癌的壞信息後,其中一位主角卡特開始寫下他臨死前想做的事情,而另一位主角艾德華在看到那張清單後就決定利用自己(將來帶不進棺材)的錢和卡特做他想做的事,雖然卡特的老婆極力反對,但他仍然跟艾德華一起實現死前的夢想。其實不要在死前才做這樣的事,在生時就把自己想做的事列出來,可以的話就去實現,很多長輩都會想要留錢給子孫,但這是不需要,趁自己還有體力時,做自己想做的事,去過想過的豐盛、歡樂的人生。 

 


《北京遇上西雅圖》向好萊塢經典愛情電影致敬←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奧斯卡的一天》一聲槍響,打掉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