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6/08

侯導之殺氣不夠但霸氣十足的大器之作《刺客聶隱娘》

聶隱娘02

侯導曾說他很喜歡看武俠片,不巧的很巧,電影癡小時候看的華語電影幾乎都是武俠片,在那個年代養成自己一個人到電影院看電影的習慣。之後,當周遭的女同學陷在羅曼史小說的世界裡時,電影癡一頭栽進武俠小說的世界。非常同意侯導說《刺客聶隱娘》的對白不是文言文,真的不是,跟以前看的武俠小說、歷史小說沒什麼兩樣啊(大學同學都說電影癡看的是文言文,明明就是白話文小說XD)。

侯導也說他在影像中重現唐代的生活,電影癡一邊觀看時,一邊想著,劇組一定看過南唐顧閎中所作的國畫至寶《韓熙載夜宴圖》,片中的宮中,彷彿從唐畫立體活化了。
 
閒話聊多了,回到電影本身。唐朝的傳奇是中國文學史上相當重要的虛構性敘事文體「小說」。〈聶隱娘〉的作品寫於晚唐。完全可以理解侯導相中這個題材,只是電影不同於裴鉶所著《裴鉶傳奇》中的〈聶隱娘〉,電影已經走出自己的格局和故事。而不論武俠小說或武俠電影裡,最迷人的故事,都是主角如何從平凡人成為俠客,所以《刺客聶隱娘》,是主角窈七如何變成俠女聶隱娘的過程。

有時候對影像的理解真的要嚼咀之後。

散場時,貧窮男說,片頭那段用黑白影像,一定有什麼意義?當下,誰都沒有答案。但在構思此文的過程,寫下「窈七如何變成俠女聶隱娘」,答案豁然顯現。

黑白影像,是窈七(舒淇 飾)「受訓」為刺客的苦難日子,而她人生的轉捩點,從師父(許芳宜 飾)那句:「劍術已成,道心不足。」要她下山刺殺表哥田季安(張震 飾)開始,於是,片中大量的如詩美景、如詩的意境,都有了解釋;殺氣不重,也有了說法XD。

開文電影癡說侯導的作品是「散文詩」,而本片,則升級了,它是「詩」,是哲思,是意境,看似靜止的鏡頭,影像卻是流動的,而且從這一景「流」到那一景,如此的美麗無瑕,不得不讚歎,侯導與李屏賓大師合作下的顛峰神作。

保留了唐代傳奇小說的「全觀點」獨特性,在看似客觀、疏離的美感中,卻是直觀的陳述窈七的心境轉變,當她「下山」返家,接受了家的溫暖──導演花了不少時間,讓我們看到聶家如何幫從小離家的聶小姐準備沐浴、幫她打扮穿上華服,特別是聶田氏(詠梅 飾)將玉玦交到她手裡,說的那段話,含著濃濃的母愛和對她吃盡苦頭的不捨,讓窈七/隱娘掩面垂泣,就可知,山上的隱娘已被窈七的家庭溫暖化了心,生命也上了色。

由此可知,她如何下不了殺手。

看完電影後,同行友人有人問:「聶隱娘有刺殺了誰嗎?」

是啊,身為刺客,聶隱娘是不合格的,但她的武功卻是高強的,所以當兩名女刺客廝殺時,她贏了;當任務失敗後,師父也敗在她劍下(匕首)。

侯導處理「武功」的手法,其實是合情合理的,一位學武功的友人曾說,電影上那些武打片打來打去打那麼久,都是騙人的。他說學過武功的人跟不會武功的人過招,往往三招兩式人就被撂倒了,但他也坦言,那樣以電影而言很沒看頭。克且聶隱娘還是位「殺手」,熟悉武俠小說的讀者都知道,「殺手」都嘛來無影去無踪、神龍見首不見尾,以本片來說,聶隱娘的「正面廝殺」都過多了,但如果「眼厲害的來無影去無踪,想來,觀眾會覺得哇也嘛殺太快了。

 聶隱娘01


很喜歡本片的「隱娘」在宮中紗布飄飄中的若隱若現,凸顯她身為殺手「隱」的本事(是不是很「忍者」啊!),還有身著黑衣在樹影間若靜若動的「隱身」其中。

看完後,可以理解導演的還可以更好的意思,但他映後對自己的電影說:「很久沒拍片,8年了,這部片子還算ok啦!」,就覺得,哇~大師也太謙虛了,直到他允諾,未來以兩年一部的進度推出新作,只能說,真開心,侯導回來了!繼續引導華語電影向前走。

許芳宜的演出真是令人驚豔,尤記得她的畢業公演飾演的小道姑〈思凡〉那時的美麗身影,今現身大銀幕,詮釋嘉誠公主和嘉信公主(嘉誠公主的孿生姊妹,聶隱娘的師父),飾演道姑時氣勢十足,簡直就是滅絕師太的化身;飾演嘉誠公主,美麗的高貴之氣,還練了一手古琴,親自彈,美如美人圖走出來。

《刺客聶隱娘》在侯導手下,明顯殺氣不足,侯導以寬容、豁達,為苦難的聶隱娘,找到出路,找出走出刺客身分的出路,為她找到愛人,所以影像從黑白到彩色,氣勢壯闊又大器的電影詩作。

 


《印象雷諾瓦》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場「請君入甕」的精采完美戲碼《寂寞拍賣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