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7/05

又笑又鬧又感動的歡樂年代,曾經的台語片《阿嬤的夢中情人》

阿嬤的夢中情人關於臺灣曾有過的台語片年代、黃梅調年代,那時的電影明星會隨片登台,只聽長輩們聊起那《王哥柳哥遊台灣》有多好看多有趣(好像也看過,哈年紀太小不記得了),有哪些明星到過家鄉哪些戲院。那時候華語片的字幕,橫寫是由右到左,和現在由左到右(西化)是不同的。原來臺灣也曾經有個如好萊塢那樣的電影工業。
說不清對電影的喜歡源自於何時?是小時候陪著阿嬤去看《西施》、《緹縈救父》?陪著阿姨看李小龍?還是父母親晚上挖我起來,背著哥哥與姊姊看午夜場的《金鼠王》(Willard,1972)?抑或是每到假日全家坐在電視機前面看電視長片(老電影)?總之,電影成了生活中重要的娛樂,每年收看奧斯卡頒獎也興起對電影的喜好。

關於臺灣曾有過的台語片年代、黃梅調年代,那時的電影明星會隨片登台,只聽長輩們聊起那《王哥柳哥遊台灣》有多好看多有趣(好像也看過,哈年紀太小不記得了),有哪些明星到過家鄉哪些戲院。那時候華語片的字幕,橫寫是由右到左,和現在由左到右(西化)是不同的。原來臺灣也曾經有個如好萊塢那樣的電影工業。

最近上映的國片《阿嬤的夢中情人》,透過阿公劉奇生(龍劭華)訴說他年輕時也曾參與電影製作的風光,說實在,現在的年輕人很難想像,台灣也曾有過一年拍上百部台語電影時代,所以阿公的孫女(李亦捷)姑且聽之,一直沒當一回事。

本片,基本上是向台語片年代致敬的電影。日台籍兩位導演合作,浪漫、搞笑的北村豐晴與擅長奇幻風格的蕭力修,合力製作,從電影資料館修復的台語片中剪輯台詞,尋找靈感,並給合奇幻風格,創作戲中戲又劇中劇的喜劇情節,而當年台語片之所以大受歡迎,也正因為台語片題材豐富多樣,能滿足觀眾不同的需求。本片更透過編輯的角色,表現當年台語電影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特別是年輕時劉奇生(藍正龍),陷入編劇瓶頸,又同時開太多本子,把不同的電影角色混在一起對話,那幕精采的幻想劇中,藍正龍一人分飾五個不同的角色,有男有女還有動物,充滿發揮他的喜劇細胞,笑果十足!而且那時代早已有置入性行銷,「仙桃牌通乳丸」真的是早年台灣的共同回憶(笑)。

非常喜歡導演們選擇以奇幻喜劇方式詮釋那樣的年代,再怎麼誇張的情節,那在喜劇的表現下,讓人發笑,不合理的情節和帶著粗糙的創意原形,也在豐富多樣的喜劇手法裡,讓人欣然接受。

而當劇情慢慢推展到台語片落幕時,坐在道具組轉行開的日式關東煮店裡,以前的工作夥伴一起話當年,教人不勝欷歔。

這是一部誠意十足,故事說得精采,讓人又笑又感動的電影,而且每個演員,小至只出現幾分鐘的澎澎,出現沒幾場戲的沈海蓉(她的演技真好,模仿安心亞的神情和口吻,讓一老一少合而為一),而安心亞的甜美,也為本片增色不少,至於藍正龍的帥氣和可愛的喜劇演出(從沒看過他這麼帥、這麼可愛、這麼迷人過),則撐起全片的戲劇重心,更不用說還有天心、王柏傑、龍劭華、廖峻、脫線、鄢勝宇、李亦捷,合力打造民國60年代的喜劇台灣味!

如果你覺得《女朋友。男朋友》太矯情太文青,覺得《大尾鱸鰻》太粗鄙低俗;如果你喜歡三谷喜幸《魔幻時刻》的奇幻喜劇,喜歡像《大藝術家》《雨果的冒險》《新天堂樂園》向電影致敬的電影題材,那一定得進戲看看這部屬於台灣電影曾經的風華,特別是片尾還把過去的黑白台語片拿出來兩相對照,超有趣的。而且是一部看完會與有榮焉很樂意跟朋友推薦,大聲說喜歡的好電影。

ps.原來兩位導演,約莫十年前,他倆合作的《神的孩子》入圍金馬獎最佳短片。儘管個性很投緣,兩人拍片風格卻大不相同,北村豐晴說:「我少的東西是他有的,蕭導演對細節很龜毛,我則偏重演員之間的化學作用。」蕭力修補充道:「北村對人與人怎麼互動,讓氣氛熱絡起來,很厲害。有他在,現場一片歡樂……好像北村是經紀人的感覺。」


罵得愈凶,笑得愈開心《大尾鱸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年之癢》對浪漫的嘲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