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6/28

《慾望城市2》流行.文化.icon

那天跟老同事聊起流行文化和時代的標誌,覺得真的只有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才能一眼立即分辨出來那是什麼,而對現在學習流行文化的學子來說,那些過去我們認為是自然再不過的事,隨著歲月,確已成一種需要用力做功課的學問。

我們聊著聊著,話題不知不覺就回到近期上映的《慾望城市2》(Sex and the City 2)。片中浮光掠影的帶回四個女主角當年初踏入約紐的身影。一看到那四個樣子,電影癡立刻大笑,因為那影像多麼的清晰啊──

1980年代的漂亮寶貝菲比凱絲Phoebe Cates(演出《開放的美國學府》Fast Times at Ridgemont High和《小精靈》Gremlins 紅極一時,成為年輕人崇拜的偶像)、引領風潮的辛蒂露波Cyndi Lauper(片中插曲也用了她最知名的單曲之一〈True Color〉((沒錯,這首歌當年的原唱就是她,當年她和瑪丹娜同期,但那時比瑪丹娜紅,瑪丹娜真正大紅特紅反而是1980年代末期到1990年代,那時的辛蒂露波反而沒那麼活躍))和瑪丹娜MADONNA,以及當年出了很多有氧韻律操的書和錄影帶的珍芳達Jane Fonda(當時的她已是具有分量的明星,大力提倡韻律操,形成一股風潮)與唱〈Physical〉引領流行的奧莉維亞紐頓強Olivia Newton John(她後來也出了韻律操錄影帶),以及《上班女郎》(Working Girl)雅痞式大墊肩套裝配上球鞋的穿法。這四種LOOK在1980年代相當具代表性,電影癡特地google了一下,把她們美麗的倩影找出來讓大家回味一下,順便回味飾演莎曼珊的金凱特羅在1987拍的一部青春電影《神氣活現》裡那美麗性感的倩影。

類似這樣的壁壘分明的流行文化特徵,到了二十一世紀卻愈來愈模糊。說是人類美學的價值觀愈來愈統一也好,愈來愈個性化也好,經過大眾化與商業化之後,美好像變成了愈來愈統一而紛雜,創意所能展現的空間也愈來愈少了(創意性高的作品,立刻被標上藝術,放在那個只有少數人的領域)。

難能可貴的是,在這一部非常商業,而且顯然是為了市場而做的電影裡,看到了珍貴的東西,像是在婚禮裡大唱〈Single Lady〉的麗莎明妮莉Liza Minnelli (born March 12, 1946),在1972年以《酒店》(Cabaret)勇奪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和無數國際影展的肯定,接著在1977年主演《紐約紐約》(New York, New York)大受好評並入圍金球獎音樂喜劇類最佳女主角。當她以神祕佳賓的身分出席,還以年近七十的高齡又唱又跳,哇~~她那美麗的神采,真的非常值得所有女性學習。

《慾望城市2》當她們受邀去中東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首都阿布達比度假,伺候她們的男服務生裡,其中有一位叫阿巴杜,他說就是寶拉阿巴杜的阿巴杜。電影癡再度大笑,試想什麼樣的人會知道她的名字咧?又在中東那樣保守的國家,隱喻已是如此明顯。

寶拉阿巴杜以舞蹈起家,曾為許多知名歌手編過舞蹈,像是傑克森家族The Jacksons、珍娜傑克森 Janet Jackson。在1986年MTV音樂錄影帶大獎頒獎典禮上,以珍娜傑克森的〈Nasty〉的MV成功拿下「最佳編舞」。1987年寶拉很明智的拿出3萬美元灌注了一張專輯《Forever Your Girl》,其中〈Straight Up〉》進入排行榜冠軍寶座。1989年的MTV音樂大獎,大放異彩的《Straight Up》一口氣為寶拉奪下「最佳編舞」、「最佳舞曲」、「最佳女藝人」、「最佳剪輯」等四項年度大獎。這幾年她擔任「美國偶像」(American Idol)選秀評審。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1980年代以前的「老人」。你以為導演就此打住嗎?

才不呢,精采的還在後頭。還記得四位女主角大唱卡啦ok那一幕嗎?身為台灣同胞的我們,都應該喝采、鼓鼓掌一下,眼尖的你看到了嗎?那個螢幕上跳躍的小白球下,閃著的是哪一種文字呢?

感動咧~~~繁體中文,而且是「台式」不是「港式」的繁體中文。

至於她們唱的那首歌〈I Am Woman〉(作詞: Helen Reddy, Ray Burton /作曲:Ray Burton, Helen Reddy)是Helen Reddy1975年所作的歌,也是她第一首拿下排行榜的冠軍曲。

而這些全被包裝進充滿時尚奢華氛圍,和婚後與步入中年的熟熟女的生活中,透過愛情喜劇,無形的傳遞流行文化的演變,而,你,接收到了嗎?

不論觀眾對1980的時代是否了解,還是會被劇情逗笑,也會為《慾望城市》慣有的同志觀點笑倒(啥?沒看到嗎?那場同志婚禮真的很over)。


幸福的魔法繪本(Paco and the Magical Book/パコと魔法の絵本)←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青春又歡樂的阿飄電影《死也要畢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