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1/03

她還在等

夢夢,米克斯,兩歲,已絕育。 去年六月,她被抓進收容所;八月,被認養,但九月初又被送回;九月中,被志工帶出;十二月,因為脫毛住進醫院。

這麼一隻外表光鮮美麗又特殊的三花貓,命運怎是這般。 頭一次在收容所裡見到她,只覺得,怎麼會有貓咪生這麼美?她的顏色、她的眼睛、她的神情,怎麼看都是很貓樣的。 貓兒的機車,貓兒的敏感,貓兒的美麗,全都在夢夢身上。 她認得我。 在收容所時,只有我不畏懼她的繡花拳,挺著大屁股讓她打,再從她肚子下一撈,擁入懷裡;只有我不管她是不是使勁的想要把嘴裡最難聞的氣味全部排山倒海對著我吹滿臉,就是要親她一口。 在醫院裡頭再度重逢,我從她眼裡的安心看得出來,她認得我。 當一隻貓心事重重到極點的時候,會出現因為不安而開始不斷舔毛的行為。 夢夢的腰部、大腿上頭的毛,來的時候已經被舔的差不多,東禿一塊西缺一角。也許她比較喜歡小一點、隱密的空間,在剛到醫院那段時間,她在小房間裡自得其樂,吃的多、睡的多。 開始讓她嘗試接觸人群,她也從一開始的不安,四處想找地方躲藏,到後來一到候診區,會自動用輕快的腳步快速奔跑到她的指定席,然後一躍而上,坐在那裡看行人。人都會怕生,需要習慣,貓也是。 夢夢不喜歡人的臉突然靠近,對她來說,應是一種壓力。但我喜歡跟貓兒臉靠臉,感覺那是一種親暱。頭一次跟夢夢臉靠臉,是她第一次發出呼嚕的時候,當時我真是不敢相信,過了大半年,這貓兒終於釋放了她的情緒,趁著她還瞇著眼抬高下巴享受我指尖固定節奏的撫摸,我緩緩將耳朵湊近她的臉,想再聽清楚一些,關於夢夢首次出現的呼嚕。誰知夢夢正好睜開眼,就撇見一個黑壓壓、巨大的人頭就在面前,二話不說一張嘴就咬了我一口,我也嚇住了,這輩子從來沒被貓咪咬過頭耶! 這令我又好氣又好笑,幸好我的頭夠大,她沒有施力點能夠咬傷我,但她的反應讓我知道,她真的不喜歡太親近人。 經常出來指定席呼吸新鮮空氣,已經成了夢夢的習慣,為了怕她焦慮加重,醫院裡其他人盡量不與她接觸,平時就只有讓我抱進抱出,久而久之,夢夢已經習慣被我像小嬰兒一樣的抱著,在我身上,她的雙手會緊緊扒著我的肩膀,下巴靠著我的肩膀,或把頭頂著我的下巴,這是她最靠近我的時候。 畢竟醫院是生病動物來的地方,夢夢並不可能每天都能夠出來透氣。比較忙的時候,或有重病、傳染病貓咪住院,我便無法時常去跟她說話,有時連著兩天,夢夢都沒機會出來。她是非常聰明的,我也知道她想要有人陪她,因為她開始拒絕吃飯,也拒絕上廁所,連著三天,沙盆裡都是乾淨的,這怎麼可以呢!再不理她,她又開始舔毛,已經開始長的毛,又一點一點的被舔禿了…… 於是,就算再忙,我也必須撥出時間陪她,就算只是抱她出來陪我一起打電腦,十分鐘就好,並且也肯讓我親吻。只要出來過,回房間她就願意吃飯。出來以後或伸伸懶腰,或在我身上磨爪,她都會自己找方式放鬆。 我很憂心,因為我畢竟不是她的主人。 她只認我,這樣子怎麼行呢? 有許多人看過她,看到她的都說她很美,但只要他們伸出手想要摸她,都會感受到她的恐懼,她怕生,她怕手,她認主人。假如她以前曾被飼養過,我想她絕對是隻受虐貓,但如果她是第一次接觸人類,那麼夢夢真的很努力。 週末讓夢夢在候診椅上自我推銷的效果不是太好,進來看她的不是父母帶著的小朋友,就是想帶她回家抓老鼠的人。哎!容我自私的想,我認為,夢夢需要的是一個家,和有耐心,有毅力又願意用時間去讀她的心的人,不是一個也許自由但是沒有溫飽又得工作的居所啊。 夢夢,一隻有著絕對自我,有著重重心事,需要關愛與重視的冰山美貓,對於未來,她有期待,她也還在等。 *夢夢送養相關佈告按此



比小草更堅韌的阿掰-已送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號鐵雄請注意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