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4年10月8日

專業臨時工的去向(上)

人有了孩子,就需要在很多方面節省。

比如說,大街上那些向行人免費贈送的夾有廣告單的手帕紙包,
我在二十代的時候都是儘量躲閃不要,偶爾得到也會覺得帶在身上很麻煩,
但最近相反,我會很積極地去“接受”它們。
因為這些手帕紙不大不小,質量不太高級但也不差,非常實用。
跟孩子出門去吃飯時也必不可缺。
(在超市賣的盒裝紙比較大而且質量太好,每次用時都覺得有點太可惜-笑)

在澀谷MARK CITY入口附近、或新宿車站南口前面大馬路的行人道上,我就能經常得到手帕紙。
甚至有時在那邊走一趟就會得到五六個。

利用手帕紙做廣告的幾個常見職種是:
貸款店、柏青哥*店、卡拉OK包房、另外還有テレクラ*等所謂“出會系”*的公司。
有時也有手機店、隱形眼鏡店等等。

很有趣的是,一看那些發紙包人的外表,就大概能猜到他們是哪種職業發廣告。
下面來舉些例子吧:
 貸款店----櫃台小姐或穿得像她們的打工女生。
 柏青哥---- 不知為甚麼是一些穿得像賽車小姐一樣的女生。
 卡拉OK--- 大概是此店專屬的拉客人員。
 出會系---- 打工學生還是 freeter*(飛特族、自由打工族)。
      在所有的發紙包的人當中,工作最“熟練”的就是這些人。

也許你會想,把手帕紙遞給行人這麼單純的工作,談不上甚麼熟練不熟練吧?
可是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他們是動了不少的腦筋,總結出許多的竅門。

比如說向行人的打招呼的方法:
當你經過他們附近時會聽到“おねがいします”(≒請您拿去看一看)這句話,
但是聲音不大不小十分自然。
如果他們大聲招呼的話,行人就會感到厭煩,不願接近。
相反如果他們一語不發,遞過來的話,又一定會令人覺得害怕。

還有站立的位置:
他們基本上站在人行道的中間,準確地預測行人的動向,並在人群中穿梭自如幾乎不會錯過每一個行人。
還有他們躲開別人的動作也是很洗練的。
當他們把拿著手帕紙的手伸過來,恰好送到來往行人的胸脯前面。

再看這個手的動作:
真可以說已經達到了“升堂入室”的境地。
當他們進入行人視野時,握著手帕紙包的手仿佛變戲法一樣迅速一晃,
以吸引對方的視線,並讓他注意到自己。
之後馬上能瞬間辨別對方是否有接東西的意思,如果沒有的話,他們就會利落地縮回手躲開不影響行人走路。

有的職業,特別是“出會系”,對發送對象的“性別”有著嚴格的要求。
因為,男性專用和女性專用紙包上印的廣告紙是有區別的。
如果是女性專用紙包,即使有男性過來索要,他們一般也不會給的。
我常想,你反正是打工的,儘快發掉所有的紙包多省心?

的確,幾年前大多數的人不管對象的性別只是隨便發送,
但最近,不知為何都變成一些很認真的家夥來做這個工作了。
甚至還有的人,把男性專用紙包和女性專用紙包分別拿在兩隻手裡,對號入座分別遞給男女行人。

你說,他們的這些本事,怎麼能不稱為是“熟練”呢?

看著他們,除了感到佩服以外,卻不得不令我想到:
“這個工作他們到底做了幾年了?”

(待續)

*柏青哥(パチンコ):
*テレクラ:テレフォンクラブ(telephone club)的縮稱。向陌生的男女通過電話提供互相認識、交際機會的服務店。
*出會系(であいけい):
*freeter(フリーター):已經達到走上社會的年紀,但不就固定的職業,依靠臨時性的工作謀生的人。在一些中文報紙網站的記事中寫作“飛特族”。

關鍵字: 視野 性別

別太輕信“上帝”(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專業臨時工的去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