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年12月14日

媽媽味道秀

你走在日本街上時,偶爾會發現有一些飲食店
在其招牌角落寫有「おふくろの味」(媽媽的味道)這個句子。

「おふくろ」這個詞匯指「媽媽」的意思,
是在「ふくろ(口袋)」上面附上禮貌語接頭詞:「お」。
對詞源來看,總覺得有點欠缺情趣,
但這個說法通常由成年男人抱著親切、融洽的感情來使用的。
不過,現在許多年輕人不會太時常使用,算是比較陳舊的詞匯。

也就是說,
宣稱「おふくろの味」的餐館
大體上以年齡不太輕的男人為主要顧客,
店裡的菜單上擺有幾十年前日本普通家庭天天享受的飯菜,
比如說:煮菜、烤魚、可樂餅、味噌汁等等。
可以說,有不少餐館特意提到媽媽味道這個事實就代表著,
本來哪兒的家庭裡也可嘗的媽媽味道,已經衰退了。
特別對大都市來說,
在每家家庭裡從每一代母親繼承到女孩或媳婦、又支配兒子味覺的
傳統性媽媽味道幾乎瀕臨滅亡。

其背景大概有,如世上往往提到那樣的理由:
所謂的「小家庭化」相當進行了;
有許多孩子上大學時就離開父母開始單身生活,因此有很少機會跟媽媽學烹調;
還有,日本人常吃的食品跟昔日的相當不一樣,等等。
但聽說,其實媽媽味道的衰退這一現象比我們還早一世代的那些時代已經開始了的。
二十世紀後半,因雙職工的夫婦一下子增加,
當時女人之中有很多人沒有繼承媽媽、婆婆的烹調作法,
或者叫工作趕得無法太專心於烹調行為。

寫到這裡我就記起了,我媽媽和岳母曾經都是職業婦女。
我試著想起我小時候在家吃甚麼,也想不出吃過甚麼太令人感到日本傳統(笑)的飯菜。
我記得媽媽做那些可樂餅的味道,但外婆應該不會做那個同一的味道,
同樣,姐姐、老婆應該也沒有繼承其正確作法。

是的。如果可說現在也有媽媽味道之類的話,
它已經不是家庭傳統的蓄積結晶,而是每一個母親的個人技藝。
一個例子是,母親讓孩子帶去學校、幼兒園的便當。

お弁当は、世界一やさしいゲイジュツです。
[便當,是世界上最溫柔的藝術。]


---冷凍食品廠商NICHIREI網站「HUG-NET」報紙廣告

最近好像有不少媽媽們對於孩子便當的創作傾注相當大的熱情。
即使做菜的材料反正不免得主要使用大量生產的冷凍食品之類,
但反過來說,哪怕她的烹調本領不太充分高強,其味道還可以實現某種程度的基本水平。
再說,她們可以對此加上自己的千方萬計或美術創意,發揮一些個性。
(上面提到的hugnet也登載不少例子

我從這些現象就總看出,她們具有跟一兩世代前的媽媽們有點不一樣的思想。
我老婆也不例外,她每週幾次也有必要做便當讓女兒帶去幼兒園,
每個當天早上(甚至從前一天晚上起)傷不少腦筋。
我看著她的辛苦和努力模糊感覺到,她好像總有一些課題要完成。
是營養平衡和適當份量之類?---這種事情倒是很自然,還用說嗎?
我想像,首先是「不會使女兒吃膩的」;
然後,這也許是更重要,是「被別人看也可以留面子的」。

如果她們做的便當有寫潦草從事的內容、每天一樣的飯菜、或者有太特別的風格,
並且這些萬一受到小朋友和老師注視的話,就不曉得他們對於我們家庭有甚麼隨便推測。
冷靜地看來,這個想法也許過份一點,但她們還不得不想到。
她們為這個「萬一」的起見,就要充分意識到別人的目光,
在小小的飯盒裡周到地、穩當地表現到對孩子的關懷、總還不錯的家道、還有一些個性等家族概念。
換個角度來看,這個便當可以說是母親的另一個臉龐。
可能說,在她們感覺上,做便當很近乎參觀教學日的打扮:儘量追求美感和文雅,但免得過於顯眼。
那麼說,上面廣告當中的「藝術」一詞,在某個意思上並不是誇張。
可能有不少媽媽,對每天的便當傾注就像創作藝術作品一樣的熱情和用心。
現代的媽媽味道也可以說,以「家庭」為題目細心創造的一種展覽作品。

我這個說法可能引起世上媽媽的生氣,說
「你也身為一個父親卻居然說得就像和自己無關似的,那麼你自己一次做女兒便當試試看!」
...但這篇文章徹底是以對世上媽媽們的敬意為基礎而寫的,尚希諒察。^_^;;


黑箱交流←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已經不是罕見的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