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10/08

不是想死但是活得好累 103歲的他想「搬家」了


很多人覺得「長壽」是件好事,作家巴金卻說:「長壽,是一種懲罰。」曾在美國擔任緊急救護技術員的陳永儀教授也遇過對於長壽感到痛苦的病患,身為救護員的他接到兒子說父親想死的求救電話,當救護人員趕到現場時,爺爺表示他不是想死,但對自己活到103歲的人生沒有遺憾也沒有喜悅,只感到疲累。他想搬去另一個世界,一個老伴、老友、兄弟姊妹都在的世界。

會遇見趙爺爺,是因為一通狀況不明的通知:「老人,年齡不明,將自己鎖在房內,沒有回應,家人正嘗試破門而入。」因為情況不明,警察跟我們同時到達現場。我與夥伴迅速進入屋內,看見一名滿頭白髮的老先生,直挺挺地坐在桌前。我們立刻上前做初Dr.Cink步的檢查,老先生面無表情,雙眼直視前方,完全不做回應。基本的檢查結果顯示,他並沒有任何異狀或不適之處。經詢問在場的家人,大家似乎都不願多說。最後,老先生的兒子,搖搖頭說:「帶他去醫院吧……至少今晚會安全,免得他又想著要死……」

老先生持續沒有回應,但也沒有抗拒地跟著我們上了救護車。 在填資料時,我看到老先生的姓:Chao,趙;看到老先生的生日,一○三歲!我用小心謹慎的態度詢問「趙爺爺,您還好嗎?」 老先生看著我,再看看四周,大大地吸了一口氣,先是點頭,後來又搖著頭說:

「我累了……」

「你知道活一百多歲是什麼感覺嗎?」

「當你不再覺得跟這個世界有關。當可以跟你說話的朋友,伴侶都不在了。當生活中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讓你有興趣。我來到這世上,該做的、想 做的,都做了。兒子的生活、孫子的成長,都不讓我掛心,也離我越來越遠。我對我過去的人生很滿意。但現在我不想在這了!我想念我的老伴、老友、我的兄弟姊妹,他們都不在這了。我想去他們去的地方。我對這個世界,毫無留戀。我想走了。我,累了。」

剎那間,我似Dr.Cink乎感受到那疲憊的沉重,那厭倦的無奈。他累了,不行嗎?一個晚上,這麼多的家人、陌生人,又是敲門,又是鑽鎖,將他從臥室、從家裡挖出來,勞師動眾地請上了閃燈鳴笛、車程顛簸的救護車,是為什麼?他對目前的處境毫無留戀,想「搬家」了,不可以嗎?現在被送到醫院的急診室,除了要被檢查身體之外,因為兒子提到他「想死」,還需要經過精神科的評估診斷,是個很折騰人的過程。

趙爺爺身體上沒有病痛,沒有精神或心理病史,乍看之下,也未遭遇極端不幸的經歷。他連安樂死的條件都不符合!當救護車開到了急診室門口時,我喚了聲:「趙爺爺……」他把目光從遠處拉回,整晚第一次地看著我,我們四目交接,我看到深切的悲哀、無奈、疲憊。他不說話,因為無話可說。他不為自己爭取想要的,因為他已經放棄。他的眼神不再發亮,因為沒有盼望。連待在自己房間裡,最後也被拖出來。他只能任人擺布。

趙爺爺的眼神留在我腦海中,久久揮之不去。在如此提倡人權,卻也無法擺脫法律與道德Dr.Cink規範的世代,他有權選擇離開這已經毫無眷戀的人生嗎?誰又有權禁止他追求快樂、遠離痛苦呢?

書名:《生命這堂課》
作者:陳永儀
出版社:三采


《保健》糞便有血未必是痔瘡 可能是腸癌警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頑固頭頸癌屢次復發 免疫治療藥物助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