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3-09

身世

水流朝我身上撲擊,如此疾速。

世界淼淼,如是倉促且絕對的涵泳,已澆薄為一種神聖的磨難;親眼目睹一隻奮力洄游的鮭魚,久久無法釋懷。 向妻敘說河邊所見,伊美麗如昔。神秘的尾巴擺動幾下,附耳於我:「昨天就該出發的,我所親愛……」 --------2006.01.09 中央日報副刊

 



寫詩之為一種修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三週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