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1-12

那天,我們一起讀唐伯虎

親愛的媽:
自從您寫的我完全都看不懂的甲骨文,遠征新加坡並獲得參展證書之後,我才開始覺得:原來您是「玩真的」。只是,仍時常心疼您,因退化而無法專注更長時間寫字畫畫的眼睛……

喜愛書畫藝術的您,學國畫之後,整個人都變得更加容光煥發了。尤其,是在解釋水墨的山水構圖或花鳥神態時,外行如我,往往聽著聽著,便能自然瞥見您那與勻勻水墨互映成趣的金框眼鏡與華華銀髮。

在那些國畫裡生動飄邈的松柏紫藤、蝴蝶魚蝦、涼亭飛鷹與遠山近水之外,那天,我們一起翻讀您新購的唐寅《落花詩》書帖,共三十首;您說唐伯虎的字婉曲中帶著蒼勁,應該是我也會喜歡的那一種。我們共同都很喜歡的是第二十一首的後半部:「
人生自古稀七十,斗酒何論價十千。痛惜穠纖又遲暮,好燒銀燭覆觥船。」詩中對於時間逝去的感嘆,只是娓娓道出,不至於太激動;而對於美好事物的眷戀,也不流於濫情。

那天,我們一起讀唐伯虎,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落花生動而有情,片片朵朵,竟然都慢慢飄起來了
…… 

 

──聯合報‧繽紛版(D4),2009.05.10

--------------------------------------

原文版本:

◎那天,我們一起讀唐伯虎  
 

親愛的媽: 

    自從您寫的甲骨文遠征新加坡並獲得參展證書之後,我才開始覺得您是「玩真的」,只是仍時常心疼您因退化而無法專注更長時間寫字畫畫的眼睛…… 

    喜愛書畫藝術的您,學國畫之後整個人都變得更加容光煥發了。尤其在解釋水墨的山水構圖或花鳥神態時,外行如我往往聽著聽著,便能自然瞥見您那與勻勻水墨互映成趣的金框眼鏡與華華銀髮。 

    那些松柏紫藤、蝴蝶魚蝦、涼亭飛鷹與遠山近水之外,那天,我們一起翻讀您新購的唐寅《落花詩》書帖,共三十首;您說唐伯虎的字婉曲中帶著蒼勁,應該是我也會喜歡的那一種。我對第二十七首情有獨鍾:「春來嚇嚇去匆匆,刺眼繁華轉眼空。杏子單衫初脫暖,梨花深院恨多風。燒燈坐盡千金夜,對酒空思一點紅。倘是東君問魚雁,心情說在雨聲中。」而我們共同都很喜歡的是第二十一首的後半部:「人生自古稀七十,斗酒何論價十千。痛惜穠纖又遲暮,好燒銀燭覆觥船。 

    那天,我們一起讀唐伯虎,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落花生動而有情,片片朵朵,都慢慢飄起來了……



文學批評之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