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1-12

詩人應該適時用母語寫詩

首先,我要說的並不是「詩人都應該用母語寫詩」,因為應該如何、應當如何、該當如何云云……雖有鼓動或期許成分卻也總帶著相當的偏執與強制性。我想說的是:「詩人應該適時用母語寫詩」。


 
透過母語,無論是主題選擇或內容表現,甚至書寫工具,選取滋養作者、哺育作者的母語,寫作過程也許困難重重,卻充滿了讓人驚喜之處。母語詩切合台灣的現實情境,在「歷時性」的豐富脈絡下,其「共時性」也鑲嵌了密實豐厚的社會性,足以和島嶼的歷史取得一種緊密疊合、互為根源的關聯。

母語可以透過詩語言表述並企圖完成屬於文學性、文本性、「歷史的文本
性」的成分;甚者,母語詩一樣可以提出自我觀點的陳述、闡述心中秩序或抒情的樣貌、追求正義價值等詩的終極意義。

透過母語的敘述,兼顧詩語言的要求,時代的意義以及箇中形式不一的象
徵,都足以成為文學藝術的力道與摺痕。或許,這樣的表現方式也是一種愛,一種更為深沉的愛,能夠打動作者自己以及讀者的心。

詩人應該適時用母語寫詩。

 
 

※《笠》269期‧卷前語

──《笠》269 ( 20092 ) ,頁●



詩人的使命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文學批評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