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1-12

詩人的使命

1964年創刊的《笠》,至今已屆滿42年。

加盟《笠》對我來說,是一件光榮且惶恐的事。除了寫實主義,我認為笠的現代主義光環,甚至是前衛的符號詩與圖象詩,各式各樣的皇冠與之相較,皆形遜色。 

當代台灣文學的道路,尤其是詩,荊棘障礙,充斥著讓人憂懼的迷障與詮釋的茫然。現代主義的精髓隱藏於灰暗晦澀的氛圍中,遑論現代主義的方法。同時,我也漸漸體會現代主義之外,現實主義的微言之言以及無用之用。 

在詩行的展演當中,在論述的分析當中,在時代符號與語碼的反覆演繹當中,笠的「現代性」與前衛精神仍持續著;而超現實、象徵、即物與寫實等視域,像七彩琉璃鎔鑄於一身,漸漸成為笠的風格。 

笠的精神,隱喻著歷來不同時代氛圍的變遷而持續關注現實的文學觀;作為一名詩人,對於純粹與絕對私我的美感經驗應當竭力擁護,此外,關注(包含批判)現實世界以及共生的人類社會,更是詩人責無旁貸的使命。

 

 ※《笠》256期‧卷前語(根據<前衛的斗笠>一文修改)

──《笠》256 ( 200612 ) ,頁●

 

 



另一種修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詩人應該適時用母語寫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