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1-12

另一種修行

人生在世,存在著許多不同的修行方式,對從事文學創作的人來說,也許寫作便是一種最重要的修行。

佛家觀點認為人間是由各種苦難構築而成的「界域」(借喻?),例如《法華經》的句子:「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其中三界即指欲界、色界與無色界,《法華經》說這三界都像火宅,眾苦充滿,人間被包括於此三界之中,苦難當然不會少。所謂人間火宅,即由此來。

我認為台灣社會的現實景況時常猶如火宅一般,或許不到「甚可怖畏」的程度,但「迷惘充滿」卻是無庸置疑的;生活在這樣的情境中,人們必須面對的,是許多時候心靈狀態如何自我安頓的過程,以及如何看待所處社會與世界的方式,這樣的學習歷程本身即是一種修行。


然而,對寫作者來說,還必須增加一種寫作上的修行,因為文字必須傳播,文學講究如何表達,這樣的表現過程本身也將成為另一種修行。


因此,
寫什麼固然重要,「怎麼寫」卻更關乎此修行的心性進程與藝術高度。我認為詩人寫詩仍必須「心外求法」,字字句句,除了才情想像,用詞與斷句仍必須斟酌擇選。詩之為文學,文學之為藝術,仍必須在乎技藝的鍛鍊,仍必須要求境界的追索。

寫詩之為一種修行,除了是生活上的,同時,更必須是藝術上的。

  


 ※ 《笠》263期‧卷前語(根據<寫詩之為一種修行>一文修改)

 --《笠》263期 ( 20082月 ) ,頁●



回到我們的內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 詩人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