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1-14

更為奢侈的修行

吾之大患,唯其有身。
在此之前,我並不知道什麼是抒懷,什麼是憂愁;只是,當世界不斷改變它的樣子,我似乎也必須不斷改變對它觀看的方式。 所幸有詩。 詩一直是我的信仰,有時候日子過得匆忙莫名,只有讀詩,才能讓自己真正靜下來。而能夠寫詩則是另一種更為奢侈的修行,苦心經營的文字獲得肯定,著實是件美好的事;對這個世界我時常充滿好奇,雖然偶爾其中涵括了些許無奈、同情、悲傷……甚至憤慨,然而,所幸有詩,讓我不覺得孤單…… ──2005.09.16 聯合報副刊
001.jpg


我仍信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給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