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1-07

我仍信仰

寫詩的人對於純粹的經驗與美學應當竭力擁護,甚至潛心鍛鍊,恆以修為......
詩人的可貴在於,儘管擁有自我孤立於現實世界的能力卻不選擇如此。 寫詩的人應當更勇於說話,在日常想像與幻覺的樂園裡說話,在實驗性格與前衛精神當中說話,在詩行的大規模展演當中說話,在時代的符號和語碼演繹當中說話。 詩,曾經如此成功地俘虜一個蒼白的文藝青年。直到現在,我仍信仰任何關於詩的物件,我仍信仰,任何關於詩的,字句音節。 ──2005.11.01自由時報副刊
carreraGT_10.jpg


飛鼠的內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更為奢侈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