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6-19

頭髮很重要

拜訪一位長輩詩人之後......

拜訪一位長輩詩人之後,同行的友人提議要拍照;於是,我們選了詩人的書房一隅,由開過攝影個展的青年藝術家掌鏡,準備留下時光的見證。 此時詩人正忙著整理自己:拍襯衫,理領子,摸臉,撥頭髮……。然後,詩人不疾不徐,親切的對我們補充道:「頭髮很重要。」 我曾讀過詩人的散文集,提到灰塵是如何霸道如何無所不在,如何佔領我們的生活,更如何與美捉對廝殺,你死我活,與美產生種種扞格。 詩人擁護美的意志,在文字裡展露無遺。 我以為詩人只是對於必須時常清掃、擦拭的桌椅或書櫃,抒發了因為要維持美而付出的辛勞。美,可說是對乾淨的堅持與欣賞,是一種讓人舒服的情境;擴而大之,便是對不完美的社會與世界,一種深情關注的看視。 然而,詩人在這些物件與心象的風景之外,竟也能不矯做的說出「頭髮很重要」這何等迫近青春期少年少女們「核心價值」的心思,所有愛美的、自戀的、甚至是「外貌協會」會員們的「人生最高準則」,我在訝異之餘,始會心一笑。 看待自己的美,重視猶如欣賞生活之美,遊歷世界之美,探勘文字之美,洞悉人情之美……。這些美,都應源自於善待自己的美;我們都對愛美太不好意思了。 頭髮很重要,便是對美以及對自己的一種捍衛與宣誓。 ------2006.06.19 自由時報副刊



作者,或是作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波羅:美妙的彼岸 ( 序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