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9-14

另一個詩談(2)

這一次討論的是鄭順聰的<憑什麼寫艱澀難解的詩呢?>一詩,竭誠歡迎大家參與討論,內容將刊登於笠詩刊「青年論壇」。

鄭順聰是我在大學就認識的詩友,在那個電子郵件猶不發達的年代,不同校的我們曾經以書信交換著屬於青春的徬徨與對文學的熱情。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奇妙。 ◎憑什麼寫艱澀難解的詩呢? ( 鄭順聰 ) 當指甲般的積體電路 比這世界複雜 憑什麼寫艱澀難解的詩呢? 為了推敲薄冰的合約 讓睡眠以至於夜晚 聽著聲音,一滴一滴融化 朝陽如約把整齊的秧苗照亮 雜草漫過荒蕪的人心 鯨魚的影子疊放珊瑚 當此時當此刻 誰正專心看著電視 任意識吃角子老虎 7 7 7 型錄任一產品無限量購買 快樂就可以成冊珍藏嗎? 還有玻璃櫥窗 還有腆肚的百貨公司 還有地底深埋的鑽石 像黑暗中發亮的眼淚 被人情的門板夾傷 紅腫,需要清涼的藥膏 擷取自一種 穿越隧道後便自由無拘束的 風 憑什麼讀詩呢? 雲都從山尖移到海邊了 多孔武有力啊! 可以把世界般大小的積體電路 如一片指甲,丟遠



另一個詩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另一個詩談(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