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寶貝必須不斷變身,不斷變深......
2005-09-16

另一個詩談

懇請大家踴躍發言,為了詩,讓我們如此團結,
繼續閱讀
2005-09-14

文學青年高峰會談

每個時代都會有「新世代」,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繼續閱讀
2005-08-23

當一隻鯨魚渴望海洋

「那麼你就是偌大的沙灘了 / 容許一條鯨魚游來擱淺 / 甜美的墳場 / 我將腐爛 / 留給你寄生在我 / 身上的貝類和海藻 // 我並不打算告訴你 / 游過幾個海洋 / 躲過幾次追捕 / 那些,都太瑣屑了 / 但我曾在剎那浮出海面時 / 被冰原日照所灼傷 / 海洋太遠太遠了 / 仁慈的你 / 莫為了一次死亡而感傷」。
繼續閱讀
2005-08-23

深刻的輪廓

鄉愁作為一種精微的神情與擴大的心事,無論如何,總無法算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情,鄉愁詩的主題與意境大柢如此,綜觀詩人充沛的愁思便可獲致美麗的印證。「牙痛是牙齒的副產品── // 卻總覺得它比牙齒來得 // 真實……。」(紀小樣)如是直截的暗示,當教人從牙齒就立刻連接到心臟之愀痛了。路寒袖說「牽牛花在晨間盛開」乃至於「牽牛花在黃昏凋萎」之間所屬時空的消逝變異,無疑更是鄉愁連綿展演的畫面承接與歲月震盪,因此「花粉要飄向溪流 // 在異地靠岸」這兩句詩,已將我們帶往鄉愁的最深處了。
繼續閱讀
2005-08-23

鑲嵌於世界地圖當中

--2005高雄世界詩歌節幕後札記 由文建會贊助,高雄市政府文化局與國家台灣文學館主辦,文學台灣基金會所策劃、承辦的「2005高雄世界詩歌節」,於2005年3月24日(國內外詩人報到與晚宴)、25至27日(系列活動)假高雄市愛河畔的國賓大飯店盛大舉行,來自世界六大洲、十七個國家超過百位的詩人,在台灣南方的海洋城市齊聚一堂,進行朗誦、座談、宣讀論文與其他形式(例如演講、電影放映、舞蹈演出……等)的詩文學活動,為台灣現代詩的國際交流,補充了美麗的驚嘆號。
繼續閱讀
2005-08-23

前衛的斗笠

--為笠詩社40週年而寫 1964年創刊的《笠》,至今屆滿40年;我加入笠詩社5年,是笠詩社目前歲數的八分之一。
繼續閱讀
2005-08-23

青春的課題

--《水鏡》印象:對照莫渝年輕時的詩 前言:兼顧與堅固 觀察莫渝年輕時(此指30歲之前,尤其是20至24歲)的詩,不難發現:感性氛圍之鋪陳與知性主題之彰顯,往往能夠分開行進,無所悖逆,各自擁有其特質相異的路數與口吻。年輕的莫渝在寫詩初始,似乎已經確立感性與思考並行「兼顧」的詩路,以此印證30歲之後的作品,例如<在無垠的河口相望>(35歲作品)、<河面漂來一朵枯萎的玫瑰>(44歲作品)、<土地的戀歌>(33歲作品,49歲修訂)、<夜寒聽簷滴>(33歲作品)、<香水與香頌>(48歲作品)、<風簷展書讀>(33歲作品)、<軍事演習>(35歲作品)、<與星星對話>(48歲作品)……等,無論風格、句式、思索、語言與情境,詩人在二十來歲時便已舖設好詩軌跡「堅固」的材質。
繼續閱讀
2005-08-23

劇本

我們原都是生龍活虎的獸啊,生命的劇本原來就沒有我們被告知的對白,浮濫且空泛的行動表演指導原則,以及無色無味又透明的歲月,都只是狡獪心細的馴獸師。
繼續閱讀
2005-08-23

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

親愛的里爾克: 距離我在課堂上用螢光筆拼命畫著屬於你內心深處的詩句--那些青春的線索--已經十年了;夜深人靜,我時常感受到你……並沒有死去,世界絢麗,多端燦爛,那些街道仍在我心中閃爍,那些詩句,幽微清楚,有時,我藉由反覆誦唸它們而得到救贖。
繼續閱讀
2005-08-22

若聽到鼓聲

年輕時,常與朋友去KTV唱歌,我們都一致認為KTV實在是一個神奇又疏離的地方。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