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觀察胸膛之中黃庭內ㄉ氣血變化
不去干涉 不去攀附
不去撫平 不去抗拒
原來就是【觀自在】
不懂嗎 我也在練習中
別氣餒 只要現在勇於面對
永不嫌晚
欲知詳情請轉台《黃庭禪 中嶺山禪院》
會告訴你
你一輩子在追尋ㄉ答案
2012年1月14日

小可愛到遊樂園





















繼續閱讀
2011年5月4日

無中生有的練習


無中生有
若有似無
無拘無束
任其自在

繼續閱讀
2009年4月14日

煩躁來時

今天ㄉ家族生活禪當中有一段對話
是整理過ㄉ如下


煩躁來時 放鬆 觀察  用在事件

繼續閱讀
2009年2月19日

心裡不抱怨運動

翻到一本一月份ㄉ女性雜誌裡面提到一個有趣ㄉ運動
:不抱怨禮貌運動


而我則是想到要推行《心裡不抱怨運動

昨天在林森家族裡ㄉ討論裡提到




繼續閱讀
2008年9月8日

凡放過書必渡有緣

自有幫忙發書以來ㄉ這些日子以來
我發現發書是我做過最簡易達到ㄉ目標
怎麼說呢
我財富不多 只能佈施小小金額 能力有限
渡人ㄉ口才尚可 朋友皆被我說明過了
然而頂著烈日步行 享受流汗ㄉ暢快我卻甘之如飴而且繼續持續著


 請點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2008年1月6日

千風之歌

有一首日本歌 「千風之歌 」或翻譯為 「化為千風 」,歌詞如下


繼續閱讀
2007年12月7日

迎接黃庭的發生

好朋友會給我力量

繼續閱讀
2011年11月24日

教孩子愛我們◎朱台翔

教孩子愛我們      
 
   ◎朱台翔
 
 
一個星期二的早上六點鐘,接到一位朋友的電話。
早上六點打電話,一定有重要的事。
她才「喂!」了一聲,就直接說,頭一天晚上,心血來潮,檢查了
乳房,沒有想到,一摸就摸到了一個硬塊。
 
她住在台中,但打算到台北的和信防癌中心檢查,問一下我的看法。
就我對和信的瞭解,他們的病、醫關係做得很好,醫生、護士、工作
人員都非常能站在病人的立場提供服務。萬一是腫瘤,這個時候,就
是跟時間比賽。所以,我非常欣賞她能這麼明快地做決定。

她掛上電話,就一個人搭車到台北,兩個姊姊在台北等她、陪她。
上午篩檢,下午乳房攝影、超音波掃瞄,發現是實心的,醫生們馬上
開會決定,隔天就切片。
 
三天後,看結果,證實是惡性腫瘤,也就是乳癌。隔週的星期三,
就動了手術。從發現到動手術,前後,一共八天。

熟識她的人都知道,她非常獨立、很會替旁人著想,總是不願意增加
別人的負擔。 不要說別的,光是這一次,到台北看病,就可以看出
她多麼不想麻煩家人的心情。三個星期之內,一共跑了六次醫院,篩
檢、穿刺、被告知是惡性腫瘤,全都是一個人來,一個人面對。

先生照常上班、兒子放暑假在家。還好,她有好幾個姊妹,姊妹們
輪流台北、台中地接送。譬如,有一次,要到醫院,身上還帶著
排血水用的引流管,不太能走路。
 
她的安排卻是,先生送她到車站,搭公車,再叫姊姊到台北接她。
可是,姊妹們認為不妥,最後是姊姊開車到台中接她,陪她看完病,
再由妹妹把她送回台中。之所以這樣安排,是怕一個人,一天之內,
台北、台中連著來回跑兩趟,吃不消。

前面五次,人的情緒起伏最大、最需要人陪伴的時候,他先生只有
在她開刀的那一天早上送她來,等開完刀,就先回家了。第六次,
是在星期六,算起來,先生是第二次送她到醫院。 
我去醫院看她,她一個人在候診室,我問:「先生呢?」
她說:「我叫他在樓上休息。」我們兩個,就在候診室裡聊天,
我說:「你要教小孩怎麼樣愛我們、要教他們怎麼樣照顧我們。」

她很敏感,說:「我跟兒子講,如果我需要幫忙,我會跟你說。」
我說:「這樣,他是被動的。」 
我看看她,接著說:「在知性學習上,我們很認真地教小孩,從教
他叫爸爸媽媽,到ㄅㄆㄇㄈ,我們一遍又一遍地教,很有耐性,也會
講究方法。但是,碰到愛人、照顧人的時候,我們反倒不教了。」

事實上,我們也會在那裡等,期待他們很窩心、很體貼地對待我們。
當人不舒服的時候,也會想:『你難道看不出來嗎?難道還要我教你
嗎?』 
 
沒錯,就是要教。 

教他怎麼樣愛我們,免得他們將來會後悔。 

教他們怎麼樣照顧我們,否則,我們會陷他們於不義。 
現在學會照顧我們,將來,才更有能力疼他的太太和小孩。」

「同樣地,先生也要教。像今天,他明明是陪著你來的,你為什麼
要叫他在樓上休息?」 

朋友說:「他已經很累了,我不好意思再增加他的負擔。」 
我說:「任何一個健康人,都沒有辦法體會、想像生病的人的痛
有多痛。你要給他機會和你一起面對醫生、護士,面對你的病
痛。同樣地,你也要教他怎麼樣愛你、怎麼樣照顧你。免得他將來
會後悔。不然,你就會陷他於不義。」

我稍微停了一下,說:「像現在,你就是應該叫他進來陪你一起聽
醫生、護士怎麼說。」 她馬上就把先生叫進來,陪在一旁。 趁先生
去繳錢的空檔,朋友跟我說:「你說得對,我知道,我會做。」

我說:「那我就再多說一點,你能夠毫無保留底和他分享你的喜、
怒、哀、樂,包括痛苦與無助,在你最脆弱的時候,讓他知道你需要
他的幫助,這才是對他最大的信任,在這個被信任的基礎上,他才可
能感受到你對他的、真正的愛。」

隔天一早,朋友就打電話來說,昨天,分別跟兒子、先生談過了。
吃晚飯的時候,兒子竟然還會為她夾菜。先生也打算在她要跑醫院
時,請假陪她。最後,她說:「謝謝你的提醒。」

這句話給我的感受很深 ~ 我和我婆婆的感情特好  ~ 她在師大附中當 
媬姆20年,育兒很有經驗,當我有孩子時,她教我:不管孩子拿什麼 
給你吃 ( 糖果、餅干、果汁...),即使自己再不喜歡 ( 我不吃零食的, 
所以我都拒絕小朋友 ) 也要吃一口,說很好吃 , 謝謝他。 
 
她說,孩子的心是純然的善良,有好吃的東西會和最親的人分享。 
妳一直拒絕她,久之,孩子有好吃東西就不會想到妳了。

養成小朋友凡事想到妳,將來長大離開家庭後,吃到好吃的,或者 
有什麼新奇口味,特色小吃,都不忘買妳的份,或帶妳去吃。說真 
的。我先生和小姑,真的都是這樣的個性。 
 
婆婆又接著說:當妳生病或是老的走不動時,給你再多的錢也沒用, 
錢又不能吃,倒不如孩子買一碗麵或一個包子來的受用。

兒子 3 歲讀幼幼班,有天下課我去學校接他。兒子坐在門口穿鞋時, 
幼教老師一直問兒子:「你不是有東西要給媽咪?拿出來啊!」

我納悶著,然後兒子從口袋拿了一大坨衛生紙出來 (約3、4張 ),我 
當場傻眼,衛生紙,不過當兒子小心的將衛生紙一層一層打開時, 
我差點落淚,裡面包著一根蝦味先! 
原來是下午在吃點心時,兒子堅持要帶回家給媽咪吃,老師問他為
什麼?兒子回答不出個所以然來( 年紀小還不太會表達 ) 可能幼教老 
師也覺得好奇吧!想要看看兒子的心態到底是什麼,才會一直督促 
兒子當場拿給我,我當然給兒子面子啊!一口就把蝦味先吃下去, 
雖然已經發軟了。雖然只有一根,真的好難吃。我還是謝謝兒子, 
告訴他,真的好好吃哦! 
 
「吃」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回應那份替人著想的心。 
 
現在兒子在吃東西時,都不忘來餵我一口,然後問我:好不好吃或 
好不好喝?我一定會點點頭!


所以,不要常說:“爸媽不需要你們,你們不必掛心”, 
 
 要常說:“爸媽需要你們的愛,你們的照顧”! 
 
 勿陷兒女於不義,勿讓兒女常歎 “昊天罔極”,無以回報

繼續閱讀
2011年11月22日

窮人的遺囑■ 李家同

窮人的遺囑
李家同
 
我做律師已經快三十年了,當然常要處理遺產的事,通常需要律師處理遺產的人,多半是有錢的人,可是我曾經處理一個案件,寫遺囑的人卻是一個沒有多少遺產的神父。
 
這是二十年前的事,一位在南投縣鄉下的年輕神父寫信給我,他說,他們那裡的老神父病重,需要一位律師去見證他的遺囑──我信天主教,他們請我去,當然希望我能免費服務。身為天主教徒,我覺得這件事義不容辭,立刻就去了。老神父雖然病重,卻不願住院,住在教堂裡。我去的時候,他很清醒,但非常虛弱,已經不能說話,遺囑大概是他口述以後,別人寫的。
 
這一份遺囑的主要內容都是對那位新的年輕神父寫的,老神父在遺囑中叮囑新神父好多事情,比方說,有一位教友最近失業了,情緒很不穩定,老神父請新神父一定要去幫助他找一份工作;某某人酗酒,老神父叮囑新神父幫助他戒酒;某某國中學生不想念書,成天混,老神父希望新神父好好地管教這個小孩子;某某年輕人在台中打工,有參加幫派的可能,老神父請新神父務必要使這位年輕人不至誤入歧途。
 
我記得大概有七個案例,老神父一再叮囑新神父一定要認真照顧他們。遺囑的最後一句話「我的財產全部遺給張神父」,張神父就是那位新來的年輕神父。
 
我將遺囑唸了一遍,問老神父是不是的確寫了這份遺囑,老神父點了點頭,他已經無法簽字了,我們拉著他的手指畫了押,如此就完成了手續。
 
幾天以後,張神父告訴我,老神父過世了,我告訴他遺囑已經開始生效。我當時好奇,問他究竟老神父有多少財產。新神父告訴我說,他們發現他遺有現款二百元新台幣,還有一些舊衣物和書,即使在二十年前,二百元實在不算什麼,老神父顯然是個不折不扣的窮人,新神父從老神父那裡好像沒有得到任何遺產。
 
我每年都會收到張神父的一份報告書,說明他如何處理那七個案子,看來他處理得不錯,也都有好結果。四年以後,我告訴他,他已經照神父的遺囑做了,以後不需要再送報告過來了,這個案子就此結束。
 
二十年過去了,我的秘書在整理檔案時發現了這個案件,也勾起了我再度去南投鄉下的想法,我設法聯絡上那位當時年輕的張神父,他仍在那裡,我說我想去看他,他十分地表示歡迎。
 
二十年前,我就覺得鄉下這裡好舒服,空氣新鮮,風景好,又沒有交通擁擠,現在這種好感更加強烈了,當時的年輕神父現在已經步入中年,他一方面招呼我坐下,一方面仍在應付許多事情,我感覺到這個小村落的每個人都是他要照顧的,他和我談話不到幾分鐘,就會有人來找他。我們談了一陣子,我決定問張神父一個問題,以解我的心頭疑問。我問他那位老神父明明知道他只有二百元新台幣,為什麼要在遺囑中說他要將財產遺給他?張神父說他當時也不懂,他以為老神父老來糊塗了。可是幾年以後,他終於懂了。他說他當時才從美國念完碩士回國,他畢業於美國的明星大學,碩士學位是生物化學,總以為自己會被派到大學去輔導大學生,沒有想到被派到山間的鄉下,他說這裡的教友根本對他的學問毫無興趣,他因此有些不安,也有點失望。
 
可是他規規矩矩地照老神父的遺囑做了,一旦開始,他就全心投入了關懷村民的工作,他發現有好多人需要他的幫助,他也就成天幫助他們。有一天,他忽然發現,他擁有一個特別的東西,就是心靈上的平安,而他知道,如果他沒有愛人,他是不會有這種平安的。
 
老神父當年叮囑他愛人,然後說將財產遺給他,老神父的財產就是心靈上的平安,心靈上的平安不是白白地能得到的,只有真心愛人的人,才能擁有它,老神父的意思是:
 
「年輕神父,你如能真正的愛人,就能得到心靈上的平安。」
 
神父告訴我,他仍和他的老同學、老朋友有聯絡。他們也都常常來看他,和他們比起來,他的確看上去一無所有,但是他所感到的平安,卻不是他那些同學所能享受的。
 
我們天主教徒,個個想得平安,但真正心中有平安的人是很少的,為什麼?無非是因為我們沒有抓到秘訣,我們應該知道,平安絕非白白地能夠得到的,沒有愛人是不能享受這份珍貴寶物的。我開車回台北的時候,決定要將那份遺囑好好地保存起來,因為它所牽涉到的是一份無比巨大的財產,最重要的是:寫遺囑的人過世的時候,一無所有,是個道道地地的窮人。
 
所謂宗教,應該是這樣放開心胸與人為善的,而不光只是誦經念佛或禮拜禱告這些形式上的東西而已……。
 

繼續閱讀
2011年9月30日

小可愛2011年7月到9月相片輯第2彈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